【真】字義解析

《辭海》性真也。《莊子》〔秋水〕:『謹守而勿失,是謂反其真。』注:『真在性分之內。』(編按:即自然、本性之意)
《玉篇》不虛假也。《莊子》〔漁父篇〕:『真者精誠之至也。』
《說文》玉篇仙人變形而登天也。

淺釋

待人不虛不假,律己去濁留清,修身養性,一真一切真,自然還我本來。

經典

《清虛集》〔分詠廿字真言〕真:

攘往熙來名利客 覺來方識在夢中
得還真我清虛體 富貴榮華一笑空

萬刼消磨不壞身 如金出鑛性光明
本來一物無沾染 不減不增是本真

《廿字真經》:真字主宰 靜靈玄道顯圓真君 當願眾生 執守大道

《人生指南》如是說

 回教以清真為主。清者對濁而言也。真者對假而言也。凡天下有形之物。皆濁也。天下污濁之物。皆假也。人能去濁留清。去假存真。而修真之道得矣。

夫所謂修真者。果何在也。人生天地間。莫不存有我見。究竟我得之為我。有真我。有假我。假我者。即此血肉之軀。因我。當初一念之差。不能自主。遂墮於四大假合。紅塵醉夢之中。是以寄迹於此。留形於此。此乃幻化之身。最久不過百年。終歸朽壞。得之不榮。失之不辱者也。身既如此。何況天地間富貴榮華。夫妻子女。乃一切身外之物。尤屬風雲偶合。春夢一場。得之不足喜。失之不足悲者耶。

噫。世之逐逐營營。具有有無生滅等相。因緣而起見。隨境而生心者。皆認賊為子。不知假我之為假合也。真我者。即我本來面目。千萬年而不變。自混沌以來。賢不加多。愚不加少者也。人能閉門自修。用功煆煉。久而久之。後天氣質之性煆化殆盡。先天靈陽之炁。日益充盈。陽氣充盈。真人乃現。可有可無。可大可小。可以超生死。可以出輪迴。天地有壞期。而我獨無壞期。人物有生死。而我獨無生死。蓋以此本陽神。至虛至無故也。然虛之極。即實之極。無之極。即有之極。故我能生天地萬物。天地萬物不能生我。是之謂真我。是之謂真樂。

彼世之任情放棄。不知保我靈陽。養我性天者。皆認恩為仇。而不知真我之有真樂也。惟達人知之。掃除一切窮通得喪是非利害吉凶禍福生死榮辱諸相。養我真精真氣真神。悠悠乎與太虛同體。浩浩乎與造化同遊。而不知真我之為真我也。又遑問假我之為假我乎。

若夫庸夫俗子。明明真我。認之為假。明明假我。認之為真。惟其認假為真。則凡聲色貨利富貴功名。如浮雲之過太空。而不足介懷者。每每認為我有。殊不知我身非我有也。況身外物乎。惟其認真為假。則凡身心性命。精神氣血。如至寶之佩吾躬而不可稍離者。每每自甘暴棄。殊不知此乃一元真宰。非外物所可比倫也。是以一真既離。百假俱聚。往來酬酢。各存虛偽之心。遠近親疏。咸懷詐騙之術。自欺欺人。自誤誤國。此人心之所以日壞。世道之所以日乖也。

吾願有志君子。真以處世。而無狡飾之心。真以幹事。而無懈怠之意。真以修道。而不為氣稟所拘。人欲所蔽。夫於是則一真百真。而可還其天地生我。聖賢教我。父母養我之虛靈不昧之性真矣。豈不善乎。

~摘自《人生指南》

人生指南白話文淺說

回教以清真為主,清是對濁而說的,真是對假而說的。凡是天下有形的物體,都是濁的,天下污濁的物體,都是假的。人如果能夠去濁留清,去假存真,那就明白修真的道理了。

所謂修真,真在那裡?人生在天地間,都存有我見。窮究我之所以為我,有真我,有假我。所謂假我,就是這個血肉的身體,因為我,當初一念間的差錯,不能自主,就墮落在四大假合(四大假合:一、地,身體的骨架。二、水,身上的血肉。三、風,呼吸氣息。四、火,體溫)紅塵醉夢之中,所以寄託蹤跡在此,留形(身)在此。這是空幻的而不是實在的身軀,最久不過百年,終歸腐朽敗壞,得到了沒什麼光榮的,失去了也沒什麼羞辱,身軀既是如此空幻,何況天地間的榮華富貴,夫妻子女,一切都是身外之物,只因同類相感偶然集合在一起,春夢一場(春天嗜睡,容易入夢,意思是:一場夢,夢就是虛幻。),得到了不值得喜悅,失去了也不值得悲傷啊!

唉!世間逐名營利,具有有無生滅等相(有生滅等相,即假我。無生無滅,才是真我),因緣而起見(外界事物之來,身受感觸叫做緣,應其緣而起動作,叫做因緣而起見。這種人沒有主見),隨境而生心的人,皆是認賊為子,不知假我就是假合。真我,即是我本來的面目,千萬年不會變。自天地初開以來,賢人不增多,愚人不減少,人能夠閉門自修,用功煅煉,日子久了,後天氣質之性,煆化殆盡,先天靈陽之炁(即昊天之炁),日益充滿,陽氣充滿,真人就出現,可有可無,可大可小,可以超脫生死,可以超出輪迴,天地有毀壞的時候,惟有真我永遠不壞;人、物都有生死,唯有真我無生死,因為這是根源於陽神(陽氣)極虛極無的緣故,然而,虛之極,即實之極,無之極即有之極,所以我能生天地萬物,天地萬物不能生我,是叫做真我,亦叫做真人。

世人任意放棄煆煉真我,不知保自我靈陽之氣,培養自我的天性,都是把恩當作仇,而不知真我還有真樂,惟有通達的人才知道掃除一切窮通、得失、是非、利害、吉凶、禍福、生死、榮辱諸相,養我真精真氣真神,悠靜自在的天人合為一體,共同遨遊於浩大的天地之間,到達這種境界,連真我之所以為真我的道理都無須探知,真我即是真我,又何須問假我之所以為假我是什麼呢?

那些庸夫俗子,明明真我,認為是假我,明明假我,又認為是真我。因為他認假為真,所以凡是聲色、貨利、富貴、功名,如浮雲飄過太空,不可放在心裡的,卻常常認為是我的,殊不知連我的身軀都不是我的,何況是那些身外之物哩!因為他認真為假,所以身心性命,精神氣血,如同寶貝般的佩帶我身而不可稍為離開的,卻常常自願放蕩捨去,殊不知這是一元真宰,(真宰,即真心,身的主宰、真我)不是外物可以比擬的。是因此,離開一個「真」字,則,百假俱來聚集,往來應酬,各存虛偽的心,對人無論遠近親疏,都心存詐騙之術,自欺欺人,自誤誤國,這就是人心一天比一天敗壞,世道一天比一天惡化的緣故。

我希望有志的君子,真誠處世,而沒有狡猾偽裝的壞心;真誠幹事,而沒有鬆懈怠慢的意圖;真誠修道,而不受氣稟的拘束、人慾所遮蔽,這樣,則一真百真,而可以回復天地生我、聖賢教我、父母養我的虛靈不昧的性真了,那不是最善的嗎?

~摘自《人生指南淺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