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字義解析

《說文》善事父母者。从老省从子。子承老也。《孝經》:『夫孝,天之經也,地之義也,民之行也。』
《釋名》孝,好也,愛好父母,如所悅好也。

淺釋

夫父母即天地也,惟一「孝」字,足以感動天地鬼神。古人以「孝」為百善之先,今人不知孝道,其病根在於不知父母之恩,應知父母日漸衰老,倘不及時孝養,後悔莫及,羊有跪乳之仁,鳥有反哺之義,禽獸尚知報本,若人而不知孝順奉養之道,豈非不如禽獸。

經典

《清虛集》〔分詠廿字真言〕孝:

菽水承歡貴及時 婉容愉色莫相違
萬鍾祿養方言孝 游子常懷風木悲

秋霜春露祭蒸嘗 夏凊冬溫奉高堂
一點敬心常繫念 自然頂上放毫光

《廿字真經》:孝字主宰 智靈覺道顯仁元君 當願眾生 效終大道

《人生指南》如是說

古有孝經一書。詳言倫常之道。蓋倫常一日不滅。即天理一日不亡。故倫常者。天地之理之所載。即天地之氣之所行也。

倫常有五。以父子為首。故古人以孝為百行之先。今人不知孝道。其病根在於不知父母之恩。非不知父母之恩也。知之而不十分切實。故雖有孝順之良心。卻又被貨財妻子所損壞。而又無人提醒。是以一片孝心。長為私慾所隱伏而不得伸。此乃世人不孝之病根也。

茲吾略言父母之恩。以為天下告焉。

人試思未有身體之前。果何人所生。既有身體之後。果何人所養。饑餓也何人乳哺。寒凍也何人衣裹。啼號也何人保抱。溲溺也何人盥洗。痲痘病症也何人醫救。飲食言語也何人教督。仔細思之。而父母之恩可知矣。

父母一團心血。必完全用於子女之身。而後得以成立。故十月懷胎。三年哺養。為父母者。不知受多少艱難困苦。擔多少駭怕憂愁。偎乾就濕。捨己救兒。水火湯刀。關心掉慮。時乎嘻笑。則心為之喜。時乎啼哭。則忍耐其煩。己未飯而先防兒女之飢。己未眠而先調兒女之宿。饑飽必期得當。冷暖尤恐失宜。一旦遇有疾病。為父母者。不謂子之幼弱難養。反怨己之調理失時。採藥求醫。禱神問卜。恨不得將身代替。若或出外遠行。父母亦常牽心罣意。卜問歸期。即果早去遲來。亦必倚門而望。此皆父母生我育我撫我教我厚我望我之恩情。人所不可一日忘者也。

至於成立。則又延師教讀。不惜俸金。擇配完婚。多耗經費。甚或苦積資財。購置田宅。以為子孫衣食居住之計。故父母自壯而老。一生一世。經營籌畫。無一非出於愛子之心。噫。父母畢生精血。盡銷磨於子女之身。及子女成立。而父母日漸衰老。倘不及時孝養。父母之恩。將何以報耶。俗云養子防老。積穀防饑。父母之千辛萬苦。以教養其子。無非望其子之卓然有成。為老年侍奉之計。乃世人不體其意。不念其恩。反謂父母為造人之機械。其生養。其教誨。其婚嫁。皆事之所當為。無所謂恩。亦無所謂報。不知羊有跪乳之仁。烏有反哺之義。禽獸尚能報本。而人反忘其父母之恩。不知孝養之道。豈非禽獸之不若乎。

凡人在初生之時。一刻不離父母。及半年一載。能認人面目之時。在父母懷中。則喜。若別人抱之。則啼。自三四歲至十四歲。饑則向父母求食。寒則向父母索衣。以前時日。人人皆知親愛父母。

及至娶有妻妾。增出房中幾許恩愛。則與父母間隔一層矣。及至生有子女。增出膝前幾許恩愛。又與父母間隔一層矣。幸而遇賢孝之妻子。則猶為家庭之福。若遇不賢之妻。不孝之子。彼則於枕邊論姑舅之短長。此則於膝下談公婆之厚薄。三言兩語。蓄怨心頭。反覺父母為不是。日深月久。妻子漸親。父母漸疏。妻子漸厚。父母漸薄。於是心目中祇知有妻子。不知有父母。妻子之凍餒必調理。父母之凍餒若罔聞。妻子之疾病必醫治。父母之疾病且放棄。衣裳飲食。先妻子而後父母。微疵曲過。恕妻子而責父母。噫。試思十四歲以前。何曾有妻。何曾有子。該思二三歲以內。何事非父。何事非母。

俗語云。飲水記前情。不有父母。安有我身。不有我身。安有妻子。水有源。木有本。仔細思念。則前此之生育我者父母也。撫字我者父母也。教誨我者父母也。婚配我者父母也。父母非馬非牛。而為我勞苦一世。父母非奴非僕。而為我經營一生。父母之於我。有如此大德深恩。而我反謂父母為造人之機械。反謂父母之生養教誨。本其分所當為。是真禽獸之不若矣。

吾觀天下不孝之人。父母或需一物,則生慳吝之心。殊不知我之身體。原為父母所生成。何況身外之物耶。父母吩咐一事。則生推諉之心。殊不知君欲臣死。不得不死。父欲子亡。不得不亡。死亡尚且不避。何況勞苦易為之事耶。

吾又觀天下不孝之人。父母責罵一言。笞打一杖。則嗔之恨之。甚至怒目反拳。使父母呼天籲地。及遇權貴之人。則甘心受其辱罵而無言。噫。使能以趨承權貴之心。趨承父母。則性氣自然和平。而孝心即於此發動。然又非所云孝也。不過免觸父母之怒而已。夫父母之罵我打我。無非責望成人。並非含有惡意。即或老耄昏瞶。非理相加。為子者亦當欣然領受。不敢稍有恨心。蓋以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即令父母有所不是。而為其子者。不能以是非之理相繩也。

吾又觀天下不孝之人。對妻妾則和顏悅色。對父母則暴氣粗言。對兒女則痛癢相關。對兄弟則秦越相視。殊不知父母在前。妻妾在後。失妻妾則可再娶妻妾。失父母不能再有父母。又不知兄弟在前。兒女在後。失兒女可以再有兒女。失兄弟不能再有兄弟。石子有言。人能以愛妻妾之心愛父母。則無有不孝。人能以疼兒女之心疼兄弟。則無有不友。能孝能友。而人子之道得矣。是故曾子之事親也。其妻蒸梨不熟。而欲出之。張範之遇賊也。將子代姪。以延其兄弟之後。於此可見父母之與妻妾。兄弟之與兒女。其輕重有天淵之別也。

且夫孝之一字。自其大者言之。則自立身以至於仁民愛物。其事業固非常人所能。而自其小者言之。則一在養父母之身。一在安父母之心。斯二者。乃人子之所易為也。

何謂養父母之身。蓋父母之身。乃吾身之所自出也。吾知愛吾之身。而不知愛父母之身。是舍本而逐末也。但養身可分為四:

(一)曰飲食。凡奉親者。無不欲力求珍饈。羅列甘旨。在富貴之家。固易於措設。若貧門賤戶。菽水可以承歡。故家常蔬菜。祇要味汁調和。生熟中節。不可任意潦草。若有美食。先奉父母。但能博得父母一日之歡。即為人子一日之孝。至於年老氣衰。脾胃虛弱。所陳食品。必需香美軟熟。易於消化之物。若生冷粘膩。堅實難化者。則不可進之。以生其病。此飲食之不可不調理者也。

(二)曰衣服。凡富貴人之家。固不難採辦錦繡。若寒素之子。即平常布服。祇需冷暖合宜。換洗周密。亦可以安慰父母。古人有以磚灸熱。布包置於足後者。有以錫造壺。熱水置於被內者。因年老人火氣不足。逐以他物溫之。亦曲禮冬溫之意也。漢黃香年方九歲。夏則以扇拂其父母之床。冬則以身煖其父母之被。太守劉護表而異之。彼以年小行孝。況年長而不知乎。此衣服之不可不調理者也。

(三)曰起居。為人子者。必需時時關注。凡江湖風浪。危橋險岸。雨雪霜霧。清晨黑夜。不可令父母輕往。喪祭鬪訟憂愁及勞心費力之事。不可令父母去行。若為喜慶安逸快樂之事。則多勸行之。父母之所喜者。如念佛談禪招飲閒遊之類。則亦多勸為之。其行住坐臥。必需顧料扶持。使父母安閒自在。快活度日。即為人子盡心之處。至於美宮室。則令父母居之。美器物。則令父母用之。凡父母之所好者。則張羅以致之。父母之所惡者。則自受而用之。此起居之不得不調理者也。

(四)曰疾病。父母年老氣衰。容易受病。病則加意調攝。小心奉侍。左右相隨。不可稍離時刻。飲食藥餌。親自為之。不可委諸奴婢。昔漢文帝母后有病。湯藥必親嘗之。何況士庶之賤耶。父母在病中。有污床褥。為子者。必勤勤拭換。不可稍有嫌惡之心。試思彼在懷抱時。便溺糞污。父母何曾嫌惡耶。昔黔婁為親嘗糞。人皆以孝稱之。何況拭換之勞。尤為易易乎。古有因父母之病。衣不解帶。食不甘味者。噫。彼亦人子也。我亦人子也。彼能是而我豈不能是乎。此疾病之不得不調理者也。

上列四端。如調理飲食。所以報乳哺之恩也。調理衣服。所以報襁褓之恩也。調理起居。所以報提携顧復之恩也。調理疾病。所以報痘痲醫救之恩也。父母種之於前。而獲之於後。子女受之於前。而還之於後。投桃報李。友誼且然。何況父母非朋友之比耶。養身之大略如此。

何謂安父母之心。蓋父母之心。莫不欲其子之為善人。行善事。大而揚名顯親。小而安分樂業。若其子越理犯法。若禍招災。失業廢時。斬宗絕嗣。固非父母之願。而必有所不安也。孟子云。世俗所謂不孝者五。惰其四肢。不顧父母之養。一不孝也。博奕好飲酒。不顧父母之養。二不孝也。好貨財。私妻子。不顧父母之養。三不孝也。徇耳目之欲。以為父母戮。四不孝也。好勇鬪狠。以危父母。五不孝也。此五者。皆非父母之所安也。趙氏云。不孝有三。阿意曲從。陷親不義。一也。家貧親老。不為祿仕。二也。不娶無子。絕先祖祀。三也。三者之中。無後為大。

中庸引詩之言曰。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樂且耽。子曰父母其順矣乎。由此觀之。妻子不和。則父母之心不安。兄弟不睦。則父母之心亦不安。推而至於立身行己。交朋處世。凡是有違於廿字者。皆非父母之所安。而不得謂為孝也。孝豈易言哉?是故父母有爭。則細意疏解。父母有過。則從容勸諫。凡虧體辱親之事。敬畏而不敢為。凡揚名顯親之事。勇行而不敢怠。即如父母既沒。亦當曲體生前之意。而不敢稍有違背。豈獨葬埋祭祀宗廟墳墓之不可苟且從事哉?蓋一生所作所為。事事可問我心。即事事可合父母之心。事事可合父母之心。即事事可合天地之心。父即天。母即地。人豈有二天地哉?安心之大略又如此。

近有一種論說。謂父慈則子孝。父不慈則子可不孝。且前親後晚。父母之待子不同。則子之待父母者亦異。噫。此種邪說。陷人不小。夫繼母養母庶母皆母也。父母苟有偏愛。為子者尤宜竭誠相敬。使之有所感悟。昔瞽瞍愛象而欲殺舜。舜盡事親之道。而瞽瞍底豫。此明證也。又有閔子騫者。其母早喪。繼母姤之。衣以蘆花。繼母所生二子皆衣棉絮。父知之。欲出繼母。子騫泣曰。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單。父從之。母聞悔改。此又明證也。斯二人者。一則父不慈。一則母不慈。而二人竟有以感悟之。宜夫孔子以孝稱之也。

譚子有言。感父之慈。非孝也。喜君之寵。非忠也。感始於不感。喜始於不喜。喜感在心。忠孝何在。細玩斯言。是知慈不慈在親。孝不孝在我。不可以彼而易此也。程子曰。父雖不慈。子不可不孝。斯言得之矣。

嘗聞人云惟一孝字足以感天地鬼神。以吾思之。理有固然者。何也。天地即父母也。鬼神即天地之功用。造化之主宰也。以孝相感。兩情相得。安得不如響斯應乎。昔王祥性孝。繼母朱氏有疾。欲食生魚。天寒冰凍。祥解衣。將剖冰求之。冰忽自解。雙鯉躍出。持之而歸。母又思黃雀炙。復有雀數十。飛入其幕。復以供母。夫魚鳥何知。而皆自來以遂其孝。非天地佑之。鬼神助之耶。

明時楊黼訪謁無際大士。途遇一僧曰。汝見無際不如見活佛。黼曰活佛何在。僧曰。汝但歸見披衿倒屣者即是。遂歸。暮夜叩門。母聞披衿倒屣出戶。黼乃一見感悟。自是竭力孝養。世之人往往向遠方求佛。殊不知佛即在於堂上。吾謂人能竭誠盡孝。念念不忘。佛即在於心頭也。非獨佛在心頭。即天地鬼神亦皆在於吾心矣。彼以父母為造人機械。不能養其身。安其心。以盡人子之道者。其思之。其熟思之。

~摘自《人生指南》

人生指南白話文淺說

古代有一本稱做孝經的書,(按孝經是孔子與曾子論孝道孝治的書)詳細的講倫常的道理(按倫常有五個:父子、君臣、夫婦、長幼、朋友),只要倫常一日不消失,那天理就會一日不滅亡。(按禮樂記所注:理、性也,故天理就是天然之性。朱熹說,天理只是仁義禮智之總名稱,仁義禮智是天理之件數。本文講的天理,以「天然之性」解說較妥。)展開詳細資料

所以倫常,是天地之理所成的,即是天地之氣所運行。倫常有五個,以父子有親排在第一,所以古人以孝為百善之先。現在的人不知孝道,他的病根就在於不知道父母的恩惠,其實並不是真的不知道父母的恩惠,而是知道得不十分清楚,所以雖然有孝順的良心,卻又因太過於私愛財物及妻子在旁阻撓而被破壞了,而又沒有人提醒他,因此一片孝心,長時間被私心貪慾所遮蔽,而不能表現出來,這就是世人不孝的病根。

現在我概略的講「父母之恩」,昭告天下的人:

人要想想,在沒有身體以前,是誰人生你?已經有了身體以後,是誰人養你?飢餓了誰人餵奶?寒冷了誰人為你穿衣?啼哭了誰人擁抱你?便溺了誰人為你清洗?得了麻疹天花等病症誰人求醫救治你?飲食言語,誰人教導你?仔細思量,就可知道父母的大恩了。

父母一團心血,必然完全用在子女的身上,子女才得以成長。所以十月懷胎,三年哺奶養育,做父母的不知受盡多少艱難困苦,擔負多少害怕憂愁,偎乾就濕,捨己護兒,歷經多少辛勞;子女受了水火燙燒刀器傷害時,就關心掛慮;子女有時嘻笑,就很歡喜,子女有時啼哭,就忍耐其煩;自己未吃飯,得先防兒女飢餓;自己未睡眠得先調理兒女床褥;必然希望子女飲食能不挨餓也不吃得太飽,更擔心衣著穿得不適合天氣的冷熱。若果患了疾病,做父母的,不說子女年幼體弱難養,反而埋怨自己照料不好,採藥求醫,拜神問卜,恨不得將自身代兒受苦。子女如果出外遠行,父母亦常牽心掛念,甚至卜卦求問孩子什麼時候歸來;即使早上出門,遲一點才回來,亦必倚靠在大門盼望。這些都是父母生我、育我、撫我、教我、厚愛我、期望我的恩情,做子女的人一日都不可以忘記的。

到了稍為長大,又聘請老師教導讀書,不惜花了多少學費;選擇適當的對象為子女完婚,耗費很多錢財;甚至辛苦的累積資財,購置田地房屋,為子孫衣食居住的打算。所以父母自壯年到老年,一生一世,經營籌劃,他的用心沒有一件事不是為了愛護子女。唉!父母一生精力心血,完全銷磨在子女身上,等到子女成長,而父母漸漸衰老,如果不趁父母健在時盡孝奉養,父母的恩情,怎麼能報答呢!俗話說,養子預防年老,積穀預防荒年,父母千辛萬苦的教養孩子,無不是期望孩子有卓越的成就,希望年老時有子女奉養;但是世人不能體會父母的本意,不念父母的恩情,反而說父母是造人的機器,他生養兒女,教誨兒女,辦理兒女婚嫁,這些事是當然要盡的義務,無所謂恩情,亦無所謂報答。這些人都不知連小羊都有跪下來吃母乳的報恩之心,小烏鴉還會含食物反哺老烏鴉的義氣,禽獸尚能報恩,而人反而忘了他父母的恩情,不知孝敬奉養的道理,那不是連禽獸都不如嗎?

所有的人在初生的時候,一刻都離不開父母,到了一年半載,能辨認人的面目時,在父母的懷裡,就喜,別人抱他,就哭。自三、四歲至十四歲,餓了向父母要飲食,寒了向父母要衣穿,成年以前的日子,人人都知道親愛父母。

等到長大了娶了妻妾,增加閨房中多少恩愛,那時就跟父母間隔一層了。等到生有子女,增加了膝下多少恩愛,又跟父母間隔一層了。幸運的遇到賢孝的妻子,那還是家庭的幸福。如果遇到不賢的妻、不孝的子,那個在枕邊講翁姑的長短,這個在膝下說公婆的厚薄,三言兩語,積怨心頭,反而覺得父母的不對,日子久了,和妻子漸漸親密,和父母漸漸疏遠,對妻子漸漸的厚愛,對父母漸漸的刻薄,於是心目中祇知有妻子,不知有父母;妻子受凍餓必定加以照顧,父母受凍挨餓卻裝著不知;妻子有疾病必定醫治,父母有疾病卻放棄治療;衣服飲食,先照料妻子而後才想到父母;小小過失,寬恕妻子,嚴責父母;唉!想想看,十四歲以前,那裡有妻,那裡有子;更該想想,二、三歲以內,什麼事不依賴父,什麼事不依賴母。

俗語說:「飲水記前情」,沒有父母,那裡會有我身?沒有我身,那裡會有妻子?水有源頭,木有根本,仔細想念,在此以前生育我的是父母,扶養我的是父母,教導我的是父母,愛我主持婚配的是父母。父母不是牛不是馬,但為我勞苦一世,父母不是奴不是僕,但為我經營一生,父母對於我,有這樣的大德深恩,而我反而說父母是造人機器,反而說父母的生養教導,本是他分內所當做的事,真是禽獸不如了!

我看天下不孝的人,父母或者需要一件物品,心裡就捨不得,不知我的身體,原來是父母所生成,何況身外之物呢。父母吩咐我做一件事,心裡就想推托,不知君主要臣子死,臣子不敢不死,父要子亡,子不敢不亡,死亡尚且不逃避,何況只是勞苦容易做的事呢。

我又看到天下不孝的人,父母責罵他一句,鞭打他一下,他就氣憤懷恨,甚至怒目相向反打父母,使父母呼天喊地傷心至極;到了遇有權勢的人,就甘心受他辱罵而不敢說話。唉!假使能夠以巴結權貴的心,奉承父母,那性情自然心平氣和,那孝心即在此發動,然而這並不是我所講的孝,這只不過是避免惹父母的生怒罷了。父母打我罵我,只是希望我能成為有用的人,並不是含有惡意,即使父母老到眼盲耳聾,甚或不合理的對我,做兒子的亦應當很高興的接受,不敢稍有恨心;因為天下的父母總是對的,即使父母有什麼不對,做兒子的,也不能用一般評斷是非的標準來責求父母。

我再看天下不孝的人,對妻妾則和顏悅色,對父母就暴氣粗言;對兒女則像痛癢那樣關係密切,對兄弟就像秦與越那樣疏遠;(按:秦是陝西、越是浙江、相距遙遠。)殊不知父母在前,妻妾在後,失去妻妾可以再娶妻妾,失去父母不能再有父母;又不知兄弟在前,兒女在後,失去兒女可以再有兒女,失去兄弟不能再有兄弟。石子說過,人若能以愛妻妾的心去愛父母,就沒有不孝順了;人若能以疼兒女的心去疼兄弟,就沒有不友愛了。能夠孝順父母友愛兄弟,就算是懂得為人子的道理了。曾子侍奉父母十分盡孝,他的妻子為父母蒸梨不夠熟,曾子就要和他離婚。張範遇到盜賊,擄他走的侄子,他將兒子給盜賊而換回侄子,以延續他兄弟的後代。由此可以知道父母與妻妾,兄弟與兒女,他們之間的輕重如有天淵般的不同了。

並且孝這個字,從大的方面講,自己立身為人方正,而後做到愛眾人愛萬物,這種大事,當然不是普通人所能做得到。而從小的方面講,奉養父母的身,安慰父母的心,這兩件事,是人子所容易做到的。

為什麼要養父母的身?因為我的身,是從父母的身生出來的,我知愛我的身,而不心愛父母的身,是捨本逐末。而養父母的身可分四點說明:

(一)飲食:凡是侍奉父母的,沒有不想盡辦法供給珍貴美食,這在富貴的家庭,當然容易辦得到。若在貧苦家庭,蔬菜豆類亦可使父母歡心,所以家常蔬菜,只要調和昧道,生熟恰到好處,不可任意潦草。如有美食,先奉侍父母,只要能博得父母一日的歡心,即是為人子的盡了一日的孝道。父母年老氣力衰退,脾胃虛弱,所準備的食品,必需香美柔軟熟透,容易消化的,如果生冷、太粘、油膩、堅硬等等難以消化的,就不可給父母進食,以免使父母生病,這是飲食不可不注意調理的事項。

(二)衣服:凡是富貴家庭,採辦錦繡美麗的衣服當然不難。如果是貧寒人家的子女,只要平常布衣,冷暖合宜,換洗周密,亦可以安慰父母。古人有用磚頭炙熱,用布包裹放置在父母腳底的,有用錫造壺、裝熱水、放置在被蓋裡的;都是因老年人火氣不足,遂用別的方法保溫,這些也是曲禮所講冬溫的意思。(曲禮三百,記有孝道之事)漢朝黃香年僅九歲,夏天用扇子扇涼父母的床蓆,冬天用自身溫暖父母的棉被,太守劉護表揚他異於常人的孝行,他以小小年紀就行能孝道,何況我們年紀大的人能不知道行孝嗎?這是衣服不可不注意調理的。

(三)起居:做人子女的,必須時時關心注意,凡是江湖風浪,危橋險路,雨雪霜霧,清晨黑夜,不可讓父母輕易前往。喪祭、訟爭、憂愁及勞心、費力的事,不可讓父母去做。如果是喜慶、安逸、快樂的事,可多勸他去參加。父母所喜歡的,像念佛講經,招來朋友飲食遊玩這些事情,亦可勸父母多做。父母行住坐臥,必須照顧扶持,使父母安閒自在,過著快活的日子,這是人子應盡心的地方。至於好的房子,就讓父母居住,美的器物,就讓父母使用。凡是父母所喜歡的,就設法取得以供使用。父母所厭惡的,就留作自己使用。這是起居不可不調理的。

(四)疾病:父母年老氣力衰退,容易生病,病了就特加注意調養看護,小心侍奉,跟隨在左右,不可稍離片刻。飲食藥餌,親自調理,不可推給佣人做。古代漢文帝母后有病,湯藥必親自先嘗,皇帝尚且如此,何況一般的人呢?父母在病中,床單被窩弄髒了,做兒子的,必須勤加拭換,不可稍有嫌惡的心。試想兒在父母懷抱時,便溺糞污,父母那有嫌惡哩。以前黔婁嚐他父母的糞便以探知父母的病情,人人都稱揚他的孝行,何況拭換的事,更加容易做到啊!古人有因父母生病,衣服都沒有時間脫換,美好的食物吃了也不知味道,唉!他亦是人家的兒子,我亦是人家的兒子,他能做得到的難道我做不到嗎?這是疾病不可不調理的。

上列四點:調理飲食,是報哺乳的恩。調理衣服,是報襁褓的恩。調理起居,是報提攜厚愛的恩。調理疾病,是報天花麻疹醫救的恩。父母播種在前,而收穫在後;子女受恩在前,而回報在後;你投給我桃子,我回報給你李子,友誼尚且這樣,何況父母不可與朋友相比哩!養父母之身的大略是如此。

怎樣才可安父母的心?父母的心,沒有不希望他的兒子做善人、行善事,大則可傳揚美好的名聲光耀父母,小則守本分安居樂業。如果他的兒子越軌犯法,惹禍害招災難,失業荒廢時日,斷絕子嗣,當然不是父母所願見,而且必然於心不安的。孟子說:世俗所講不孝的人有五種:四肢懶惰,不念奉養父母,是一不孝。賭博下棋好飲酒,不念奉養父母,是二不孝。喜好錢財,偏私妻子,不念奉養父母,是三不孝。貪愛聲色欲望之享受,使父母受到羞辱,是四不孝。好勇鬥狠,危及父母,是五不孝。這五種不孝,都使父母不能安心。趙氏說,不孝有三:第一,不合理的事情,也歪曲本意,表示順從,陷雙親於不義。第二,家貧親老,不去做事賺錢。第三,不娶妻無子嗣,斷絕先祖的祭祀。這三項當中,無後代為最大的不孝。

中庸引用詩經的話說:妻子和好,如同共彈琴瑟配合演奏那麼美妙;兄弟和平合作,融和快樂;孔子說,父母不是很順心了嗎。由此看來,跟妻子不和,父母的心不安;跟兄弟不和睦,父母的心亦不安的。推論到自己立身行事,交友處世,凡有違背廿字真言的,都不是父母所能安心,這不能算是孝。孝那是這麼容易講呢?所以父母之間有爭執,要小心疏通和解;父母有過失,要從容的勸諫;凡有損名聲羞辱親長的事,敬而遠之不敢去做;凡是揚名聲,光耀親長的事,勇敢去做而不怠忽;即使父母已經去世,亦當細心體會他們生前的心意,而不敢稍有違背;不是只有葬埋、祭祀、宗廟、墳墓等事不可苟且辦理而已。一生所作所為,事事可問我的良心,即事事可合父母的心;事事可合父母的心,即事事可合天地的心。父即天,母即地,人那有兩個天地呢?安父母的心大概又是如此。

近來有一種論說:講父慈則子孝,父不慈則子可以不孝。並且說以前生我的才是父母,後繼的不是,父母對待兒子不同,則兒子對待父母亦不同。唉!這種邪說,害人不小。繼母、養母、庶母,都是母,父母如有偏愛,做兒子的更應該竭盡誠意相敬,使他能夠感動覺悟。古代瞽瞍(舜帝的父親)偏愛象(舜帝之弟名象,後母所生)而欲殺舜,舜盡事奉雙親的孝道,而瞽瞍終於喜悅勸他,這是明顯的見證。又有閔子騫,他母親早亡,繼母不愛他,在夾衣裡裝了蘆花,繼母所生的二個兒子都穿棉襖,他的父親知道了,想把繼母趕走,子蹇哭著說:繼母在只有一個兒子受寒,母親離開了則三個孩子都孤獨無依。他父親聽從他的話,繼母知道這事以後就悔改了,這又是明顯的見證。這二個人,一個是父不慈,一個是母不慈,而二人竟然能夠感動覺悟他們的父母,他們的孝道值得孔子稱讚。

譚子說:感父之慈(特意的討好父親,希望得到父親慈愛)不是孝;喜君之寵(特意的討好君主,希望得到君主寵愛)不是忠;感始於不感(一開始就不孝,所以父不慈,又來討好,希望父親慈愛,所以說,感始於不感。),喜始於不喜(一開始就沒有做好讓君王喜歡的事,所以君主不寵愛,又來討好,希望君主寵愛,所以說,喜始於不喜),其實喜愛感動都存在個人心中,究竟是忠是孝不在他人的感受。仔細研究這些話,可以知道慈與不慈在父親,孝或不孝在自己,不可因他有所不同而變動我的本心。程子說:父雖不慈,子不可不孝,此話說的很好。

常聽人說,只有一個孝字,足以感動天地鬼神。我想,的確有道理,為什麼呢?天地即父母,鬼神即天地的功用,造化的主宰,以孝相感應,兩情相契合,怎麼不會彼響此應哩。古人王祥天性至孝,繼母朱氏有病,想吃生魚,寒冰凍結河面,王祥脫下衣服,臥在冰上求魚,冰忽然自然破裂,躍出兩條鯉魚,王祥提歸家中孝敬母親;母親又想吃烤黃雀,又有黃雀數十隻,飛入帳幕,王祥再拿來供奉母親。魚鳥那有知識,卻都自然地來成全王祥的孝道,那不是天地保佑,鬼神相助麼?

明朝楊黼訪謁無際大士,路上遇一僧人說:你見無際不如見活佛。黼問:活佛在那裡?僧說:你回家去見有披著衣裳倒穿鞋子的人就是。於是楊黼立即回家,半夜敲門,母親聽到聲音,急忙著外披衣倒穿鞋子出來,黼一見到這景象就感動覺悟,自此竭力孝養母親。世人常常向遠方求佛,那知佛就在自家的堂上。我說人能竭誠盡孝,念念不忘,佛即在心頭,不單是佛在心頭,即天地鬼神亦皆在我心頭了。那些認為父母是造人的機械,而不能奉養父母的身,安父母的心,以盡為人子的孝道的人,應當想想,應當好好仔細想一想。

~摘自《人生指南淺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