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字義解析

《說文》是也。从止一以止。註:『守一以止也。』
《辭海》謂方直不曲。《禮》〔玉藻〕:『士前後正。』
《辭海》正中曰正。

淺釋

誠意正心,修身齊家,不起纖微之私意,不起絲毫之曲心;口無邪言,目無斜視,耳無邪聽,足無邪行,正氣充足,邪魔自然遠避。

經典

《清虛集》〔分詠廿字真言〕正:

格物化人先正己 方圓祇在規矩中
閉門造車無乖誤 出自循軌天下通
精一執中是聖傳 不偏不倚即先天
居心常把陰私斷 自在逍遙樂無邊

《廿字真經》:正字主宰 陽靈恕道顯正真君 當願眾生 永禮大道

《人生指南》如是說

 正字從一從止。即止於一之謂也。大學曰。為人君止於仁。為人臣止於敬。為人子止於孝。為人父止於慈。與國人交止於信。皆止於一也。即所以為正也。又曰心有所忿懥。則不得其正。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有所好惡。則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蓋忿懥恐懼好惡憂患。皆失其心之一。而不得其正也。故為君者正身以正朝廷。正朝廷以正百官。正百官。以正萬民。萬民正而天下無不正矣。

人生指南  孔子言修齊治平之要。必推本於誠意正心。誠意正心云者。不起纖微之私意。不起毫末之曲心。目無邪視。口無邪言。耳無邪聽。足無邪行。且又正其衣冠。正其顏色。如孔子之居鄉。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伯夷之交友。其冠不正。望望然去之。斯則可謂之正人君子矣。

有云正直之人。難免受小人之欺謗。當此末劫之時。四生六道。轉入人曹。固不免為正人之害。然四生六道。皆稟於彎心曲性。若人則本來原質。溫良中正。其處於世。必有一番正氣。非彼四生六道所可比。語云。邪不敵正。即此意也。近數百年來。人禽同居。正直之道消磨殆盡。然以世界之大。豈真無一正直之人。奈群魔廣布。正人無可立足。不得不隱以求志。亡以保身。是以正氣消亡。魔風日熾。幾有不可收拾之勢。今欲伸張正氣。必須推己及人。由精正之氣。化為原正之氣。由原正之氣。化為剛正之氣。剛正之氣日伸。則邪魔之氣日縮。而劫運化為烏有矣。先正云。和氣致祥。乖氣致戾。人能煉成正氣。則五風十雨。萬魔星散。人心由邪以轉正。世運由衰而轉盛。有何天心之不可挽。人事之不可移哉。

抑有進焉者。人苟正己以正人。正人以正物。則正氣流行。可由吾身之氣。以通天地之氣。由天地之氣。以通太虛之氣。氣氣相融。隨所感而應之。故人即神。神即虛。虛即道。分之則為萬。合之則為一。此其理難明。非有以考證之不可。考證之法為何。即如吾有救治之方。不需一藥。乃係感應也。傳曰。神。聰明正直而壹者也。我能正直。我即神也。以我心而合神意。以神意而合天心。豈不如響斯應乎。但濟世之方。有效有不效。因其人有正與不正之別也。正則神可感而生效。不正則神目惡之。安能手到而病除哉。此則世人之所宜考究者也。今世傳教之士。頗不乏人。有云彼正者。有云彼邪者。不知教無邪正。亦無是非,惟在人之心正與否而已。諸君子以為然否。

~摘自《人生指南》

人生指南白話文淺說

正字上面是「一」字,下面是「止」字,就是「止於一」的意思。大學上講:做國君的,一心做到仁愛百姓;做臣子的,一心做到恭敬的侍奉君主;做子女的,一心做到孝順父母;做父母的,一心做到慈愛子女;和別人交往,一心做到信實。以上都是講「止於一」,即是「正」的意義。大學上又講:心中有了忿怒,就不能得到平正;有了害怕,就不能得到平正;有了好惡,就不能得到平正;有了憂愁,就不能得到平正。因為忿怒、害怕、好惡、憂愁,都會失去他心中的「一」字,所以不能正。因此做君主的應端正身心建立制度,成為公正的政府,有制度有公正的政府,才能規正百官,百官公正,才能規正萬民,萬民規正了,那天下就沒有不正的人和事。展開詳細資料

孔子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要旨,必先從根本的誠意正心說起,所講的誠意正心,就是沒有纖微的私心,沒有絲毫的偏心;眼不看不合禮的事,口不講不合禮的話,耳不聽不合禮的話,腳不走不合禮的路,並且要把衣帽穿戴整齊,整肅儀容。例如孔子的日常起居,桌椅擺不端正不坐,肉切得不方正不食;伯夷和朋友交往,因朋友的帽子不戴正,很慚愧的離去;這可以說是正人君子了。

有人說,正直的人,難免受小人的欺負譭謗。在此末劫的時代,四生(按四生:胎生、卵生、濕生、化生)六道(按六道:天道、人道、修羅、畜生、饑鬼、地獄),紛紛輪迴轉入人間,正人君子當然免不了受害。但是四生六道,本來都是彎心曲性的,沒有正氣可講;不像人的本來氣質,溫和善良中中正正,人處在世上,必然都有一股正氣,那四生六道是不能相比的。所謂邪不能勝正,就是這個意思。近數百年以來,人和禽獸同住,正直的道德都消磨完了。可是世界這樣的大,那裏真的沒有一個正直的人呢?無奈的是成群的妖魔廣佈在人間,正人君子沒有可以立足的地方,不得不隱居以完成自己的志節,逃避妖魔以保全身家,因此正氣滅亡,魔風日益猖狂,幾乎到了無法整頓收拾的地步。現在要想把正氣擴張伸展,必須由自己開始再推及別人,由光明純潔的浩氣,變化成大道的原正之氣,由大道的原正之氣,變化成至剛至正之氣,至剛至正之氣則日益光大,那邪魔之氣日益萎縮,劫運就會煙消雲散了。古代聖賢曾講:平和之氣可以安祥,乖張之氣就會暴戾,人能修煉成正氣,就會五風十雨(按:五日一風、十日一雨,即是風調雨順),千萬的邪魔都星散了。人心能由邪心轉為正心,世間的氣運能由衰敗轉為興盛,有什麼天心不可挽回,有什麼人為的事不可轉移呢!

更進一步地說:人若能先端正自己,再影響到別人、端正別人,進而端正人心、端正萬事萬物,那末正氣的流行,可以由我身的氣,以貫通天地的氣,由天地的氣,以貫通太虛(按太虛:無窮無盡的天際)之氣,氣氣相融和,就會交感而相應。因此,人即是神,神即是虛(天心),虛(天心)即是道;分開來就成千上萬,合起來只有一;這道理很難明瞭,沒有考證是不會明白的,怎麼考證呢?即如同我有救人治病的藥方,不需要任何藥,那就是「感應」。左傳說:「神」是聰明正直而壹的(按:壹者,即是「無二心」),我能正直,我即是神,以我心合神意,以神意合天心,那不就是如響斯應麼(那邊有響聲這邊立即反應)?但是濟世的藥方,有效也有無效,因為人有正直和不正直的分別。正直的人可以感動神而發生效力;不正直的人神一看就厭惡他,怎麼能手到就病除啊!這是世人所應該考查研究的。現代傳教的人並不少,有說他是正教,有說他是邪教,他們那裡知道,教無邪無正,亦都無是無非,惟在於傳教人的心正與不正罷了,諸位君子認同我這種說法嗎?

~摘自《人生指南淺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