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字義解析

《廣韻》德行也。《正韻》:『凡言德者善美正大光明純懿之稱也。』
《辭海》恩惠也。《論語》〔憲問〕:『何以報德。』

淺釋

現代的國民須有善良的品行、正直的行為、捨己的心腸,人能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就是修德以配天地,則可精神不死。

經典

《清虛集》〔分詠廿字真言〕德:

君子盛德貌若愚 不矜不伐自謙虛
蕩蕩日休心自逸 庶幾夙夜永終譽
功滿行圓各有因 慈心久著度原人
春風吹散諸塵漏 枯木生花萬古春

《廿字真經》:德字主宰 元靈忠道顯教真君 當願眾生 深體大道

《人生指南》如是說

 德字古作悳字。從直從心。取其直心之義。直心者。蓋言人貴本其中和之理。發為正氣。上通於天。下達於地。易所謂與天地合其德是也。夫天有好生之德。而天不崩。地有成物之德。而地不傾。人能修德以配天地。則精神不死。而可與天地參矣。

近世道德陵夷。人心不古。聖人之德。已無遺存。浩劫之來。瀕於眉睫。有志之士。意不一見。本社提倡德教。求忠實前輩。指示廿字精微。救此危亡之世局。出生民於水深火熱之中。實所幸也。

夫德者眾善之稱也。故婦人有三從四德。君子有五倫八德。八德者。即孝弟忠信禮義廉恥之謂也。人有一善。斯有一德。有百善。斯有百德。故有公心者。即為公德。有仁心者。即為仁德。德無定位。隨一善而名之。嘗聞德乃道之本。苟不至德。至道不凝。是以人欲修道。不可無德。

即如天地鬼神。草木春秋。皆有德於人。為人所不可忘者也。何也。人為天地所生。又為天地所養。苟天地昏亂。則寒暑不定。人必多災。鬼神者歲月日時。各有司責。吉凶禍福。各有職權。推濛別霧。亦德之至也。春秋執四時之柄。草木有利人之功。皆人所不可少者也。然此四者。非人有德。不足以感之。蓋人不修德。則天地紛亂。刀兵時見。春秋顛倒。水火不調。神鬼夜號。瘟癀時降。是皆無德之所致也。方今天地無主。悲憫之士少。造亂之人多。人居三才之一。能修其德。上可以正天。下可以定地。中可以悅鬼神而利萬物。

是豈在於他求哉。蓋我心無有違背。則天心自順矣。我心無有缺陷。則地膽亦寗矣。君子好德。坦然其心。太上立德。無人無我。人能以貪財愛色之心愛其德。以沽名釣譽之心據於德。其德至矣。德既至。則由一德發揮二三德。而千百德皆可貫通以入焉。

今本社立旨。以德字為主。良以德之一字。語乎其小。匹夫匹婦之所能。語乎其大。雖聖人有所不能盡也。書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中庸曰。不偏之謂中。不易之謂庸。中庸大道。五教之所共宗。聖凡之所同具。願我有志君子。以此為入德之門焉。

~摘自《人生指南》

人生指南白話文淺說

「德」字古字寫成「悳」字,上面「直」字,下面「心」字,採取直心就是德的意義。什麼叫做直心?大致是說人最可貴的可說是本著「中和」的道理,(按:禮記中庸說:「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簡單的說:對於一切喜怒哀樂的事,保持平常心,如果有所反應,也要做到恰到好處。)這「中和」的發展開來就是「正氣」,這種光明正大的剛直之氣,上可通到天,下可達到地,也就是易經所講的「和天地合德」。什麼是「和天地合德」呢?即是天有好生萬物的大德,所以天不會崩塌;地有生長萬物的大德,所以地不會傾倒;人若能修養德行,用來配天地的大德,那他的精神永遠不死,而後可和天地並立成為「天地人」三才了。

近世的人道德衰敗,人心不如古人那麼純樸,聖人的德行,已經不存在,浩劫的來臨,近在眼前,立志希聖希賢的人,竟然一個也看不到。本教提倡德字教化,徵求忠實的前輩,指示廿字真言精湛微妙的道理,在挽救這個危急存亡的世界,把生民從水深火熱的困境中搶救出來,實在是值得慶幸的事。

德字的意義,是很多善行的總稱,所以婦女有三從四德(按三從: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從是聽從、順從。四德:婦德、婦言、婦工、婦容);君子有五倫八德(按五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八德:孝、弟、忠、信、禮、義、廉、恥)。人做了一件善事,就有一件功德;做一百件善事,就有一百件功德;所以有為公眾造福的心,就是公德;有仁慈愛人的心,就是仁德;德沒有一定的名位,隨著每一件善事而定名。中庸「苟不至德,至道不凝。」意思是,德是道的根本,若無極高的德行,大道就不能成;所以人想要修道,不可不修德。

像天地、鬼神、草木、春秋(按:春秋,係一年四季的代表),對人都有恩德,做人不可以忘記的。為甚麼?因為人是天地所生,又受天地所養,假使天地日夜不分,寒暑又不定時,人必有很多災難;鬼神在每一個年月日時,都有祂的責任,主管吉凶禍福,各有祂的職務和權力,撥開雲霧和細雨,重顯光明,亦是極大的恩德;春秋二季,執春夏秋冬四個時節的權柄;一草一木都有利益人類的功能;此天地、鬼神、草木、春秋,皆是人不可缺少的。但這天地、鬼神、草木、春秋,如果不是有德的人,就不能夠感動祂。因為人不修德行,天地就會紛亂,時常發生戰爭;春秋顛倒,水火不調和;神鬼夜晚哀號,時常降下瘟疫;這都是人無德行所招來的禍害。目前天地沒有主宰,悲天憫人的仁德君子少,作惡造亂的人多。人為天地人三才之一,如果能修德行,上可以使天能正其位,下可以使地能定其位,中可以使鬼神歡喜,而有利於萬物。

要達到以上所說的理想境界。那裏須要同外求呢?只要我的心不違背天理,天的心自然循行正理;我的心沒有缺點,地的膽亦自在安寧了。君子好德,心胸寬廣,明白事理;太上(按太上:人之最上者,上聖之人)立德,不分人、我,一視同仁。人若能以他貪財愛色的心,去愛他的善德,以愛沽名釣譽(按:沽名釣譽即是有意作奇特的行為,以獵取名譽)的心,去執守善德,那他的德行大極了。有了極大的德行,可自一個德行發展到二個三個德行,甚至千百個德行,都可以融會貫通而實行了。

現在本教立教以德字為主要旨意,因為德這個字:說他小,每一個男女平凡都可做得到;說他大,就是聖人也不能做到完美。書經上講:「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危」就不能安,「微」就不能明,「精」就是使其微能夠光明,一就是要轉危為安,主要的在執守中道,不要太超過,也不要不及。中庸上講:不偏之謂中,不易之謂庸,中庸的大道理,是五教(儒佛道回耶)聖人所共同奉為根本,不管聖人或凡人都具備的。希望有志的君子,以中庸作為修德的第一步。

~摘自《人生指南淺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