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錄自《天帝教第四任首席使者推選專刊》, 傳播出版委員會訪談天帝教第四任首席使者~陳光理樞機使者紀實一文, 2017/01)

簡歷

學歷

  • 高雄醫學院藥學系畢業
  • 亞洲管理學院企管班結業
  • 國家藥師考試及格

道歷

  • 民國70年參加第6期正宗靜坐班
  • 民國80年師資高教班第3期結業
  • 民國85年晉升樞機使者

曾任

  • 中華天帝教總會理事長、青年團指導委員會主任委員、始院副導師、宗教和平協進會理事長

現任

  • 始院導師、極忠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涵靜書院董事長

師尊特准毅然閉關

民國70年在郝光聖同奮(現為樞機使者)引渡下,我皈宗天帝教,並參加正宗靜坐班第6期;結業後,在始院展開奮鬥的人生。

民國80年,師尊徵召我參加師資暨高級教職幹部訓練班第3期(簡稱高教3期),但是當時我事業繁忙,恐無法按照高教3期閉關作息而有所遲疑與憂慮。師尊洞知我的難處後說:「你一定要進來參加高教3期」;我說:「我事業這麼忙,怎麼進來?進來也不可能專心與放下;因為,我負責業務;業務的運作是無法預期的。」

師尊說:「你進來!我每個禮拜都讓你出去一趟;禮拜六下午出去,禮拜天下午回來。」我心裡很感動;此舉開啟所有閉關訓練班的特殊先例,所以我毅然決然參加了高教3期閉關訓練。

師尊老人家曾言:「將來高教3期是未來天帝教的中流砥柱。」我戰戰兢兢,銘感五內。

天命可畏病考加身

過去,在任何公開場合,我都說:「沒有意願參選首席使者。」有一次,維生先生邀我見面,並舉例說:「如果,一 個公司的董事長派任你;你一直不接受會怎樣?」我說:「大概會被辭退吧!」事實上,我懂維生先生的意思;他以這種方式曉諭我「天命加身,堅辭不受,進而闡述『天命可畏,不可違』的道理。」

民國101年7月28日,半夜約1點多,我上洗手間後,再臥床不久,就意外摔下來;我的床離地面很低,不高,竟摔到第4節頸椎粉碎,讓我幾近癱瘓,實在不可思議!

當時,我全身完全無法動彈,可是腦筋卻很清楚。榮總「神經外科」的黃醫師診視後,強調必須立即開刀。他不諱言指出:「大家都是學醫的,開刀後,存活率不到 50%。」因為開刀評估的第一要務是能不能存活,第二是能不能再站得起來?評估後,再站起來的機率只有 20%。 最後,黃醫師再次跟我確認:「你真的願意開刀嗎?」我說:「只要有一絲希望,當然要拼一拼,不然日後老是躺在床上,也不是辦法;只要有機會,我也不願面對癱瘓的事實。」後來決定開刀。

在榮總麻醉科服務的呂緒翰同奮,一聽到我住進榮總,馬上來看我,並說他們麻醉科主任會親自幫我麻醉。 上天保祐!開刀歷時8小時,黃醫師醫術精湛,手術非常順利,我十分感激,也謝謝緒翰同奮。

四個奇蹟放下一切

我在病考期間,出現4個奇蹟,讓我至今難忘,也深深感恩無形巧妙運化。手術完畢,開始有點知覺時,我已在恢復室,第一個映入眼簾的人,是緒翰;他在床邊很專注地幫我作炁功,讓我相當感謝。隨後,醫護人員送我到加護病房,但我在加護病房只待一天,就轉入普通病房;因為,醫師說:「一切很正常,也沒有感染, 不需要繼續在加護病房。」這是第一個奇蹟。

第二個奇蹟是,護士小姐連續3天來問我:「會不會痛?要不要打止痛劑?」因為,一般人麻醉退後,都會出現疼痛現象;但是我說:「不會痛,醫護人員覺得很奇怪!」我的醫學知識告訴我~人體有兩大神經系統,一是運動神經;一是感覺神經。我應該是運動神經恢復比較快;感覺神經恢復比較慢;意思就是說「從開刀到恢復知覺的過程中,我沒有受到痛苦!」

我在榮總住了一個半月,轉去振興醫院進行復健;該院葉副院長與我非常熟識,馬上關照其手下一位黃醫師看顧我;於是黃醫師前來問我:「有什麼要特別治療的嗎?」我說:「插鼻胃管讓我很不舒服、不方便,可不可以拔除?」他說:「下週一上班時,我會來看看」。

週一,黃醫師巡房,沒有額外給我什麼治療,就請我的看護,先去買布丁讓我試吃看看。怪得很!我試吃一口後,竟然沒事。黃醫師就說:「沒事的話,應該可以再試著吃些東西。」但是,我強調榮總交代「怕我嘔吐,絕對不能吃東西。」黃醫師說: 「沒關係!不妨再試著吃些流質東西。」

既然黃醫師說:「可吃些流質東西」,我就試著吃了約700多公克的食物;當天晚上,黃醫師又來巡房說:「不錯呀!今天你吃了700多公克的東西;如果明天你能順利 吃一倍的話,就可以拔除鼻胃管。」

也不知道什麼力量,第二天我真的可以吃下約 1,400 公克的食物,因此那天晚上就拔管了;拔管後,不但沒事,身體也漸漸好轉,真是不可思議!

回想我在榮總開刀幾天後,維生先生來探望我;因為才開完刀,將第 4 節碎掉的頸椎更換,一時手腳仍無知覺,反應不良,因而他老人家探望我後,轉述關心我的人說:「光理的情況很不理想!」我平常很注重養生,每年都定期健康檢查,數字都很好,報告顯示沒什麼病;這場意外的發生,我自己解讀,可能是無形安排給我一個警惕。

從此之後,人家問我會不會參選首席使者?我都改口說:「順其自然!不敢講要選,也不敢講不選。」無形用心良苦!要我放下,不這樣給我撞一下,我放不下事業;身體已經瀕臨癱瘓的危機,不放下事業,也要放;因為,一旦你爬不起來了,事業再輝煌也沒用。所以,我毅然決定,出院後就退出職場。

在此期間,無形逼我打坐,在冷氣房的環境,全身疼痛難堪,總是坐不住;坐不到1小時,我一定要起來走走,不然受不了, 可是在自然通風的環境,靜坐就沒有疼痛的感覺。反正,無形就是逼我坐功還要再加強,至今我打坐都沒有停過;意外後,我每天都有3、4回的靜坐。3年多來,我勤修苦煉,體悟頗深,感謝無形的栽培。最近,我與光照首席使者四處巡迴親和,沒有休息,居然體力還好,不覺得勞累;這也是一種奇蹟!

弘教渡人非財莫行

在大環境經濟條件不良下,弘教渡人難免有所影響;以事業的角度來說,首先要想到最壞情況,先求「有」,再求「好」。所以,未來帝教的財務,將視是否能夠引渡更多原人為主。據了解,引渡的原人,常常留不住,一下子就流失;針對此一問 題,我有自己的想法。

我計畫從調整「安悅奉獻」著手,傾向以簽長期「財施」方式,讓認同天帝教正宗靜坐班的同奮,從參加正宗靜坐班開始,就參與長期每月「安悅奉獻」;至於扣繳方式,看看是採取信用卡或其他方式扣繳。

如此一來,每年正宗靜坐班百位學員,累積起來很可觀;制度如果落實的話,就會逐漸累積教財,既能培養同奮財施的功德觀,也能增益教財,為長遠救劫弘教佈開新局。

此外,對同奮只要求誦誥數,沒有要求一定比例的渡人數,是不行的;因為,救劫弘教最重要的是引渡原人。引渡更多原人,參與誦誥行列,一來大家不會那麼辛苦;二來多人誦誥能夠強化救劫本質,提振正氣力量。

天帝教花費這麼大的資源與精神培訓學員,留不住的話,一切是空談;我的想法是,引渡原人數也要確實認簽。新進同奮必須扛起責任,以一季或半年至少引渡一個原人為主。 別看只是一個原人,1年、2年、3年……後,日積月累,也很可觀。

我認為,目前初皈「向自己奮鬥」的階段,沒有完全落實;不能落實的話,「宗教觀」會比較低落。

新進同奮如果沒有認真做五門功課,無法真正感受天帝教優質的心法;沒有什麼感覺,流失是必然的。我們的法門「固若金湯」,功課不實踐,就不會有感覺;感覺不到東西,人就留不下來。

我建議,要在基礎上深下功夫;不必急著誦誥,應該先從循循善誘落實五門功課下手。可能剛開始誦誥數會下降,但3年以還,必然有同奮小有成就,群起精進,相信教基將更穩固,人的流失也會比較少。

既然學員參加正宗靜坐班,就應要求先落實奮鬥基礎,並講清楚奉獻觀念;如果留不住,就留不住,不要勉強;等到訓練結束,40萬〈皇誥〉誦唸完後,還是流失, 因此絕對要從根本下手。至於,正宗靜坐班專案奉獻照常奉獻,其他專案奉獻,也仍持續;最主要的是,「安悅奉獻」必須有簡單自動扣款的機制,聚沙成塔。

「安悅奉獻」可在年底時,一次發給奉獻同奮扣繳憑單,不要像現在極院大藏室忙得要死了,天帝教也可跟財政部連線繳稅方式;本教是正大光明的宗教,同奮勿需擔心奉獻專款移作他用。參加55天傳教、傳道的高級閉關訓練同奮,則必須奉獻更多;因為,參加55天傳教、傳道高級閉關訓練的同奮,日後是帝教的重要幹部,能不「以教為家」嗎?既然要「以教為家」奮鬥,就應出心、出力、出錢;如果連最簡單的財施都不肯,遑論奮鬥?除非經濟有困難。

這個部分應該還有很多細節,需要想得更周全,日後將集思廣益,圓融整個機制,只要徹底執行,應該很快看得到成效。

長青教職妥善照顧

老化問題是長照與銀髮族的問題,目前政府配套還不完整,但是對長期奉獻心力給帝教的資深同奮,將有義務照顧或回饋他(她)們。然而,沒有穩定財源如何做?所以,落實「安悅奉獻」很重要,這是身為一個同奮基本的共識。

增添素材改革教育

教育體系要精進,必要有良好的素材,維生先生駐世時,對這方面深具使命感,一直要給天帝教注入過去沒有的新素材。以經營企業為例,擔任首席使者需提出願景,引領天帝教圓成天命,無法一蹴可幾,尚需進一步研議;因為每個同奮皈師帝教時間長短不一,社會經歷與洗禮不同, 我想約一些資深樞機使者親和交流,多聽聽不同意見,汲取不同素材、看法,再好好思考,以嘉惠帝教。

國際教區深耕本土

日本教區發展空間極大,希望多引渡一些在地日本人,藉由他(她)們了解風土人情,常駐深根的優勢開拓。不過,我將進一步與日本同奮親和,了解第一線狀況後再討論。至於,美國教區(包括加拿大);我樂見美國教區主任開導師袁靜意樞機使者要將自己在西雅圖的家,朝向建立美國主院為目標;她允諾踵武師尊的精神,秉持前人的成果,誓願效命。

育成青年未來領袖

現在青年團是讓我最沒煩惱的時候,以前該團經費不佳,現在每個月都有存餘,並且能夠舉辦活動給青年學生一點夢想,實在欣慰。青年團素質優良,計有學士、碩士、博士的青年朋友,希望讓青年學子有些微感應,好讓他(她)激發興趣,尋根研究宇宙大道與真理。

目前,北區、南區新境界的青年團,都回駐當地掌院;至於中區新境界,因我曾為其準備一筆經費準備興建,但有部分同奮建議我,應顧及未來管理、管銷龐大的問題,所以期盼中區新境界還是回駐省掌院比較好。我認為,青年團是未來天帝教幹部的來源,有不同領域的學生,又很年輕,潛力無窮,如:中部教區光惑掌教,以及北部教區緒氣、光弘開導師等都來自青年團。 我贊助、耕耘青年團20餘年,原則是提供一個場所、環境、平台,讓青年孩子去發揮、去經營,從不干涉,但偶而會矯正一下觀念,不使團務運作偏離正道。

賡續宗教兩岸交流

每個宗教都有自己的天地,維生先生推動成立的宗教和平協進會,在宗教會通方面很有幫助,過去師尊站在巨人肩膀上推動的宗教聯誼,將繼續蓬勃發展。同時,我將追隨維生先生既有的兩岸交流腳步,擴大親和,並推動廿字精神與教化,讓中華文化在兩岸齊頭並進,相互輝映;對於極初大帝勉勵「開啟黃冑一統盛世」的金玉良言,亦將保守因應,做好準備。

培育坤道薪傳大任

保臺護國迴向文中,提到「旋乾轉坤」四個字,未來將培育更多坤道成為重要幹部,才能薪傳與承接重大任務。 感謝許多樞機使者支持我,讓我擁有8成以上的高票榮膺首席使者,除將全力以赴外,更將勇往直前;畢竟擔任首席使者,比自己的事業還重要,尤其這是 上帝的救劫大任,我只能臨深履薄,克勤克儉,善盡最大心力。

我將在106年1月底,辭退所有人間事業,全力辦道,並進駐鐳力阿道場,履踐 上帝、本師託付我的使命;事實上,我原本就打算退休,剛好病魔來襲,意謂要我放下,好好休息;值此期間,我前來從事一些宗教慈善工作,則是最好的人生規劃。

我的門是開的,隨時歡迎同奮親和,更歡迎大家為教舉才。

目前我有1男、3女,以及3名乖巧可愛內孫與2名聰明活潑的外孫;內人敏福同奮是正宗靜坐班第8期學員,亦是高教3期的同班同學,全家人都支持我接任第四任首席使者,我將不負天上人間的期盼,再造弘教救劫新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