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撰文╱熊敏晨.劉大彬(原載:天帝教教訊第二七六期)

天命可畏不可違

「爾今爾後,無勵吾體,無吾心,時魄吾體,時滌吾心,體心不貳,維勳吾,克配帝教。併願立誓,矢仁矢勇,必誠必敬,服奉三寶,盡人合天,抱道宏仁,永執三奮,心傳教銘。」琅琅的立誓聲浪,迴盪在始院金闕凌霄寶殿直轄寶殿上,那年,是民國八十二年二月十日,光照同奮在本師世尊的破格保舉、無形核定下,從傳道使者受命晉位為第三屆的樞機使者,那年,也是他皈帝的第十四個年頭。

民國九十五年十二月十七日,在天意人願下,光照樞機獲得有形無形一致的推選,榮膺第三任首席使者之天命,從此負起「奠人間教基,做救劫弘教先鋒」的天職,這對向來和光同塵、不與人爭的光照首席而言,簡直是始料未及的重任,幾度喟嘆的直言:「真是天命可畏不可違!」

忠於師命 忠於天命

本名童明勝,現年六十三歲的光照首席,自民國六十九年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時代就追隨本師世尊求道,一入教,即以廿字真言的「忠」字作為他人生的規範,接獲任何使命,總是篤靜沉穩的戮力以赴,不懼環境阻礙,不計得失名利,直到完成為止。事實上,在溫和的外表下,光照首席內心承載著一種「開疆闢土」的堅決,在人道上,為欣彰天然氣公司籌謀開創到鴻圖大展,是總經理朱光源副主教的股肱之臣;在天道上,從七十年籌設中部道場到七十一年,向世尊請纓扛起中華民國主院招牌以來,配合著第五、六期等台灣中部地區原人陸續皈宗,無形道氣的逐漸凝聚,建立起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中部辦事處、中華民國主院,進而逐步完就復興基地中區各個弘教據點、三大道場,誠如世尊之叮囑「光照中部」,始終忠心耿耿,忠於師命、忠於天命。

而在接獲首席使者的新命後,他立刻向奮鬥三十五年的工作職場申請退休,並密集拜會所有的樞機使者,博采眾議,並準備搬遷到鐳力阿道場清虛妙境,開始他「以教為家」的生活。

尋尋覓覓 終於回到老家

生於台灣彰化市的光照首席,排行第三,一家七口就靠家中開設的一間小小柑仔店(雜貨店)維生,因此,他從小就一心想要好好賺大錢,改善家境,孝養雙親。而自成功大學畢業後,光照首席也是以此為標的,一有空就埋首書堆,立志通過高等考試取得技師資格,以為就業的階梯。沒想到,在他立業成家後,短短幾年內,便初嚐「五子登科」滋味,在物質生活上更是不虞匱乏,向來淡泊名利的光照首席,頓時喚醒多年懸宕在心的疑問─何謂生命的意義?人生漫漫,該如何解答這些困惑?

長期接受理工教育,眼見為憑,若不是萬事具足,他也不會想到要去探索有形世界以外的神秘,就在此時,他接觸了坊間開設風水命理堪輿之學,也開啟了有關易經五術、靜坐等觀念,更踏上求道的不歸路。就好像是當初世尊四處訪道一樣,只要一聽到哪裡有「高人」,他可以立刻放下手邊要事,上窮碧落下黃泉,克服萬難前去探訪。但因為始終不得解答,讓光照首席遊走在數個門派之間尋尋覓覓。

終於在一日機緣成熟,與何顯榮(光體)同奮親和時帶來了改變,無話不談的他們是同條街道上的鄰居,是從小學、國中、高中、大學的同班同學,兩人是個性互補的莫逆之交。在人生的轉折上,有許多相似的因緣,在無意間發現兩人幾乎同時開始對修道產生興趣,當時從正在參加正宗靜坐傳習班第二期的光體同奮口中,光照首席聽聞到華山高人修煉的種種神蹟,著實令他心生嚮往。

民國六十九年,在光體同奮引薦下,光照首席參加了第四期正宗靜坐班,他滿懷著得見明師的喜悅,皈宗時,世尊第一句話就是:「歡迎你們回到老家。」讓他頓時湧起遊子歸鄉的溫暖。從此光照首席每周從台中往返台北新店誦誥靜坐及受訓,因為學員僅有八位,再加上留宿始院,晨起卯坐下坐後,就只有世尊、魏光得副院教(後晉升為樞機使者)三人,當時世尊常親自煎蛋作早餐,這些相處的情景,讓他印象深刻。

一門深入 領悟心訣

然而光照首席當時四處求道習法的好奇心仍未熄滅,某日,甫自靜坐班結業的他,與昔日同道友人相聚,便隨同前往台北訪道,原以為神不知鬼不覺,但回家後才知道世尊透過同奮來電轉達:「你到台北怎麼沒來看我呢?」這讓他驚奇不已,原來明師就在當前啊!他想起了自己曾在靜坐班的修持日記上,點滴紀錄了自己過往的經歷、修持的體會,世尊檢閱後只批示:「所學博雜,大道甚夷,而民好徑,應以『一門深入』為要。」

隔年巡天節,世尊賜予墨寶一幅:「學道以清靜為宗,以無欲為法,修道以自然為宗,以無為為法,反乎清靜與自然者即違宇宙真道。時在辛酉巡天節,光照勉之。」光照首席感慨良深的說,老人家真正是因人施教啊!當初自己因為太好道、太希望獲得大道的精髓,「用力」過勤,卻使得自己始終在外圍打轉,經過這麼多年的起伏轉折,他也才終於了悟世尊的「直指人心」,老人家短短幾句話,道盡了修道習道的要旨及方法,即為本教之昊天自然無為心法與靜坐之入手方法─「清心寡欲」、「清靜無欲」。而要達到自然無為,絕非頭腦的功夫,教綱中〈學道則儀〉的第一句話,即是入手處:「學道須知道,掃淨六賊心,抱一深履進,真理自然明」,也就是要能掃盡色聲香味觸法六塵對於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的影響,眼不視色,耳不聽聲,鼻不嗅香,舌不味味,身離細滑,意不妄念,以避六賊,回到「一」的境界,讓天心、也就是赤子之心自然放光,由和子體當家作主,才能契入自然無為的宇宙真道中。

光照首席喟嘆,這個要訣看來簡易,卻是在他走盡冤枉路後才有的深刻體證,真的是要實實在在走過,點點滴滴累積,經過人生的波濤,才能夠領悟廿六年前的自己,早已皈依了一代明師,而天帝教的法門:「真的是不得了中的不得了啊。」而讓他尤其心生感慨的是,很多人不解救劫急頓法門的殊勝,將其淪於治病消業的工具,甚至因為心術不正,誤入旁門左道,離道日遠,殊為可惜!昊天心法就如世尊所言的,必須性命雙修、培功立德方能領悟箇中玄妙,並且在相輔相成中,最終達到最高境界。有生之年,光照首席只希望自己能夠用盡真情意,在自己的天職上,闡揚出世尊六十八年以自身為鼎爐,勤蒸苦煉所接引下來的這個曠世法門!

追隨火車頭 一路奮進

從普通同奮進入到救劫同奮,到初級教職、高級教職、神職同奮、樞機使者,廿六年來分別歷練於天帝教教院體系、極院單位、輔翼機構等,當時,因為人少事繁,世尊必須事必躬親,擔任各個組織的頭兒,而光照首席則多是被委以一人之下的重任,也在不求自得之下,跟著帝教的蓬勃發展水漲船高,在層層的關卡試煉中堅定向道之心,當時正當盛年的他,自稱是「懵懵懂懂」,最主要是被世尊年屆八十卻還充滿著「火車頭」般的辦道魄力以及弘教救劫精神所感動,秉持著原有個人特質,凡事用心以赴。但會這樣堅持走下來,還是因為世尊與之印心,知人善任的全然信賴。

在開創初期,天帝教內完全沒有既有規範可以依循,組織也還在起步的情形下,從不同背景而聚集在帝教的各地同奮,難免意見分歧,而有人事上的紛紛擾擾,曾有一次為了籌設道場,同奮間對當時綜理總責的光照首席有許多不同意見。

一日,本師世尊召集所有教職同奮,語重心長的訓示,大家要同心同德,尊重組織,服務同奮,並要求大家一同上光殿,他老人家領頭向教主 上帝痛哭懺悔,自責無能無德、領導無方,同奮不能一心一德弘教辦道,愧對 上帝聖恩。這就是世尊的真誠,在各個地方體現,對待眾生,一視同仁,平等敬重以對,讓光照首席感受良深,不須多語,就能心氣相印,更掏心挖肺竭盡所長的針對教政多所建言。

夫妻雙修 相知偕行

既然守忠,入教初期,光照首席為了修道、辦道廢寢忘食,引起夫人敏堅樞機的質疑,也因為不瞭解實際情形,多有不滿甚而反應激烈,這樣與「忠於家庭」是否有所衝突呢?光照首席回首前塵,沉吟後說,事實上,要走這條路,除非修真,不然一定要夫妻雙修,把道在家庭生根,才能一門深入。因此,光照首席決心要引渡妻子入教。民國七十一年,妻子參加了正宗靜坐傳習班第七期,獲賜道名敏堅,剛開始抱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態而入教的她,結果在一探究竟後,發現天帝教是一個正大光明之宗教,先前的疑慮盡消,從此道心堅定,全心奉獻,甚至比光照首席還要投入。

這當中的奮鬥心路,無法一言盡述,卻與一次世尊的當頭棒喝有關。敏堅樞機當年靜坐班結業後,被推舉出來籌辦「謝師宴」,未料興致勃勃的前去,卻碰了一個大釘子,世尊拍案怒道:「我辦靜坐班是為了吃你們這頓嗎?」有如醍醐灌頂般,夫妻倆頓時感悟到,世尊辦靜坐班是有救劫救世的偉大理想,也因此立志終身跟隨本師世尊、坤元輔教,靜坐班結業後反而是他們人生階段的新開始。

也許是與坤元輔教有先天的深厚因緣吧!敏堅樞機開始隨侍師母身側,創立坤院,開啟梅蘭竹菊四莊在帝門的定位,輔導坤道同奮性命雙修,將以柔和剛的坤德教化奠基於帝教,之後,循序接掌了基層弘教系統的教職,並協助賢德樞機將上帝真道傳佈到日本等國際教區,在台灣省掌院的掌教一職卸任後,旋即在傳道使者團中以最高票薦舉至樞機院,晉升到最高神職體系,成為第一位經由天人推選而產生的坤道樞機使者。

從不明就裡到攜手同行,光照首席與敏堅樞機在個性上協和互補,在修道進程上相知相伴,在家庭經營上彼此協調,在天命任務上相互成全,更以此圓融的互動,擴及對乾坤兩道同奮的照顧,鼓勵大家人道天道並行,在人間建立起廿字幸福家庭。而這一切都為諸多同奮所稱許,也是學習本師世尊、坤元輔教建立天帝教夫妻雙修的典範。

上帝自有安排

自天帝教復興前即參贊化育的光照首席,對於天帝教的種種,有著深刻的體認,他能挑起重任,也能在完成階段任務後安於平淡,總是期望能讓大家廣為參與,集思廣益,最後功歸同奮。事實上,他認為,要得到奮鬥的真果,是不難的,「只要動,動則有功」,就像當初師尊要他負起開闢中部道場之責時,對著誠惶誠恐的他說:「你只管放心去作, 上帝自有安排。」

民國七十一年,本師世尊贈送的「樂觀奮鬥」、「同了三期」巨幅墨寶,至今仍懸掛在家中親和室,也一直掛在他的心頭。他回憶起過往在籌辦道場、引渡原人共同參與救劫行列的點滴,真是感慨萬千,當年的帝教,從一處小小的蝸居「老店新開」,沒沒無聞,又有誰知道浩劫將臨的慘烈,若不是師尊振臂疾呼,盡洩天機,精誠格天人,哪裡會感化一批批的前期同奮奮不顧身的救劫弘教呢?然而,要跟隨傳令兵頭兒,作個小小傳令兵,喚醒更多人覺醒,也是不容易的,因此,從一開始的「要人沒人、要錢沒錢」的「悲觀奮鬥」,到後來逐步走上軌道,他深深體會到承擔天命任務,只要在崗位上盡心盡力,認真負責,放下負面意識的干擾,真誠以對,自然「無形應化有形‧有形配合無形」,「要人有人、要錢有錢」,而這不正是世尊贈與「樂觀奮鬥」之真義嗎?

親身體證 終能懂得

廿六年來,他看著天帝教在本師世尊及第二任維生首席的帶領下,從無到有,奠定了人間教基;從核戰一觸即發的邊緣,到一化再化、一延再延,陸續成立始院、極院,並在台灣、美國、日本建立起主院、掌院,以及復興基地四十幾處初院、教堂、天人親和所等基層弘教系統、輔翼組織,也在奮鬥中體證了世尊所言,一切真實不虛:「天帝教是有天命的宗教!」

也許是 上帝的安排,世尊證道這十二年來,光照首席因著天人研究學院一場「天帝教教綱」講授的邀約,以及天人合一小組的長期帶領,開啟了他深入鑽研世尊文獻、語音資料、無形聖訓以及帝教大經大寶的契機,這些年來,教綱的講義從薄薄一本,到旁徵博引彙整成專冊般的厚度,而《宇宙應元妙法至寶》的理入,加上多年性命雙修的體證,以及對於帝教兩大時代使命的了解,更印證當年追隨世尊的點點滴滴,常常在燈下讀著讀著,想到世尊就泛起了淚光,何以在他老人家歸證無形這麼多年後,他才「懂得」世尊超塵絕俗的胸懷,以及對世人深厚寬廣的長情大愛,他老人家所留下的文獻,真的蘊藏了無盡的寶貝,真的是「不可說,不可說」,唯有自己走過才能深刻體受啊!

復興先天天帝教之玄機

其中最為震撼的例證是,復興先天天帝教背後所蘊藏的玄機。當時氣運已至返本還原之初始,一切氣象皆有大轉機,但此一定數亦須配合天數方能運化。而這個關鍵就在世尊請求先天天帝教重來人間。

民國三十八年,本師世尊、坤元輔教一家渡海來台,直到先天天帝教於台灣寶島復興,中間歷經的三十六年黯淡歲月,被環境逼得進退維谷、被現實壓迫得幾近絕望,多少屈辱、挫敗、苦痛、無奈、寂寞、疑慮等煎熬,從當年在華山上接任天人教教主:「此間誰是人中龍」的意氣風發,直到來台後的英雄氣短,甚至跌宕到最谷底時,對天呼喊:「 上帝您是否拋棄了我」的椎心泣血,若換作一般人,可能早就已經崩潰,更遑論肩負起弘教救劫的重任?

事實上,光照首席領悟到,世尊之上靈三期主宰於金闕請命於人間挽劫之時, 上帝早已洞見此次地球上的三期末劫是前所未有的慘烈,因此預鋪後路,真要到不可挽救的地步時,自會親來人間運化。這個玄機,必須在世尊歷經富貴、貧賤、威武等千磨萬考,仍然「謹遵天命,服從師命」、「絕對信仰 上帝,沒有一絲一毫的疑惑」下,才會豁然領悟,而終於在「天帝立教道統衍流」中發現到這個「天大的秘密」,請求 上帝重來人間親任教主,讓我們這個即將瀕臨毀滅的星球因而闢開了一線曙光。

想起世尊,光照首席深深感受到,若不是他老人家「先知先覺」,感化了「不知不覺」的他,他現在怎能「後知後覺」,從內心立下「樂觀奮鬥.同了三期」之誓願?而一個非常渺小的他,居然能碰到本地球的大事—核子毀滅浩劫,「繼開道統」,而身為救劫使者,現在更榮膺了第三任首席使者之天命,因此,光照首席希望未來能夠跟隨本師世尊誓願「作宇宙先鋒」之腳步,除搶救各星球之三期毀滅浩劫外,也能將 上帝之真道傳遍全宇宙,亦即世尊當年期許他「同了三期」之使命。

歷年經歷簡表

學歷:

  • 國小:彰化市立中山國小(民國39年-45年)
  • 國中:省立彰化高中初中部(民國45年-48年)
  • 高中:省立彰化高中(民國48年-51年)
  • 大學:國立成功大學土木工程學系(民國51年-55年)

社會經歷

  • 中國石油台探處土木工程師(民國58年-62年)
  • 欣彰天然氣公司工務經理、資訊室主任(民國62年-96年)
  • 光楹營造公司主任技師(民國85年-)

道歷

  • 中國正宗靜坐傳習班第四期(民國69年)
  • 中國正宗靜坐第一期複訓班(民國71年)
  • 師資高教班第一期(民國75年)
  • 樞機使者天人執乘營第一期(民國87年)

教歷 – 教院教職

  • 始院台中辦事處主任(民國70年)
  • 中華民國主院參教長(民國71年)
  • 高雄市掌院參教長(民國71年)
  • 中華民國主院、台灣省掌院兩院聯合辦公處副主任(民國76年)
  • 中華民國主院副主教(民國86年─91年)
  • 始院導師(民國92年─)
  • 天人合一小組中部教區召集人(民國88年─)

教歷 – 極院

  • 首席使者辦公室輔訓組秘書
  • 天人訓練團輔訓組秘書
  • 天人訓練團主任
  • 極院秘書長室第一副秘書長代秘書長
  • 極院秘書長
  • 輔教
  • 弘教經費籌募與節用委員會 主任委員
  • 資訊委員會 主任委員
  • 禘祫委員會 主任委員
  • 代行首席使者(民國86年2月1日至21日)
  • 樞機院副議長

教歷 – 董事會

  • 財團法人天帝教董事
  • 美國洛杉磯天帝教非營利事業董事會董事

教歷 – 輔翼組織

  • 中華宗教哲學研究社台中辦事處主任
  • 中華天帝教總會理事長(民國92年)
  • 極忠文教基金會董事(民國8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