誕生──移星換斗,第一位以天命換人命的同奮

  • 江蘇武進人
  • 本師世尊涵靜老人之大公子
  • 生於民國十五年十一月十五日(丙寅年十月初一日)
  • 證道於民國一百零五年二月十八日(丙申年正月十一日)

維生首席出生於農曆丙寅年十月初一日,據維生首席自己根據萬年曆推算,國曆應該是民國十五年十一月十五日凌晨,也就是本師下凡救劫後廿六年。多年來,因著李家的習慣,他一向是依農曆過生日。

本師在華山北峰的時候,曾經請天德教的道友、紫微斗數權威閻仲儒道長為維生首席排算紫微斗數,閻道長非常慎重地告訴本師說:「他的命非常硬,將會在十四歲夭折。因為他的命宮中天空、地劫雙坐命!」後來世尊和閻道長還特別在北峰的光殿上為首席移星換斗。換句話說,維生首席是天帝教第一位以天命換人命的同奮。

維生首席曾經請教過一些懂得和深通命理的朋友,他們說:「依命理來說,你這個人早已不存在人世。祇有兩種情況可以存活到今天:一、祖上有德。二、移星換斗。這也就是《天人親和北斗徵祥真經》奉頒到人間來的因緣和背景。

名字──道緣匪淺,每一個都彌足珍貴

  • 李子弋 ,字之一,道名維生
  • 又名:懷馨、大慎。

本師到臺灣後,以維生首席兄弟名字中的子為第一字,為李氏家族手訂子顯令德,宜爾家聲等四十字為譜系。維生首席兄弟以子字輩,成為在臺建立家族的第一代。

但維生首席兄弟的名字:子弋、子堅、子達、子繼四個學名,據首席表示,在他的記憶中,是在民國三十年秋天,至聖先師孔子降臨當時在華山大上方玉皇洞的清虛玄壇,頒賜首席四個兄弟,而且是以拈鬮方式取得,首席兄弟一直奉用至今。民國三十六年,首席以諧音之一作為字。至於懷馨是首席母親坤元輔教從無字天書上接承自濟祖所賜。

本師皈依宗主後,首席兄弟遂即為記名童子,蒙宗主以天德教序宗極大光明排系,賜給首席四兄弟分別為大慎、大璋、大藩、大慈。民國三十二年,三期主宰清虛真人給當時在華山的同奮,依維光普照為序宗,分別頒賜道名,首席兄弟依次為維生、維公、維光、維剛。「維生」遂成為首席今日於天帝教的道名。

學歷──屢經動亂,一生從沒拿過一張正式文憑

  • 小學:上海私立一心小學、西安省立第一實驗小學(未畢業)
  • 初中:沒有讀過
  • 高中:西安私立力行中學(插班高中二年級,就讀一年)
  • 大學:私立大夏大學中文系
  • 一般研訓:
    • 中央訓練團戡建班第一期(民國三十七年)
    • 革命實踐研究院臺建會第二期
    • 日本京都大學美國研究(民國六十九年)

維生首席曾說,從他那既坎坷又跳躍的學習歷程,亦正說明了他們這一代在動亂中、在顛沛中、在磨鍊中成長的共同的時代悲哀。因此,他沒有輝煌的學位,也拿不出一張完整的學歷證書,但首席卻屢次在公開場合中誠懇的表示,從不因此而感到自卑,而且每個階段學校與學習生活,都非常鮮明完整地珍存在記憶裡。

八歲前後的小學時期,首席就讀上海法租界西門路的私立一心小學。九歲舉家播遷到古都西安,轉入在西安省立第一實驗小學的複式班(三四年級合班上課),小學六年沒有讀完,十二歲那年即隨本師上華山修道去矣。初中階段,在民國三十年左右,胡宗南將軍建議本師讓首席兄弟三人到西安國立興國中學就讀初中(將軍的手函至今仍珍藏),但當時首席正全身投入天人親和的工作,失去了機會。而首席的大弟維公、二弟維光則因此因緣進入華山山腳下、設在雲臺觀裡的雲臺中學就讀。

沒有小學畢業證書,也沒有初中學習過程,竟以同等學歷通過甄試,插班進入了西安知名的私立力行中學的高中二年級。力行中學是一群東北大學流亡在西安的青年知識份子創辦的完整中學,學風自由開放,尤重民族氣節的砥礪。儘管祇有短短的一年,首席卻從其中學習到如何獨立思考?如何群體生活?尤其從的一群年輕教師的教導中,滿滿的吸收了自然科學的新知。

民國三十四年,首席在蘭州得黃震遐的鼓勵,再以同等學歷報考了西南七個大學聯合招試,竟然考取了大夏大學中文系。勝利復員,他回上海完成學業,半工半讀,三十七年完成畢業論文,即應潘公展先生的指派,代表上海申報及上海新夜報到臺北,籌備遷臺工作,驟料神州陸沉,畢業文憑亦失之交臂。

首席自言不如三位胞弟一樣有完整的學歷,只有跳躍式的學習生涯。但他卻衷心感謝在他一路行來生命中的多位師友:第一是感激郭師雄藩、李師旭如,在華山為他打下厚實的中國文化的基礎,第二要感謝黃震遐如師如友地呵護他、關切他、指導他,尤其是了解他。最後,他感恩於淡江大學的董事長張建邦博士,從陽明山革命實踐院訂交,民國五十五年他退出自立晚報,一頭栽進淡江大學起,到八十五年提前退休,這一段時日,首席說,假如他在國際關係與政治戰略的研究領域中稍有心得,完全是張建邦先生在精神道義、物質金錢上的支持,讓他無後顧之憂不虞匱乏地研究進修。

道歷──六十年來,行人所不能行,言人所不能言

本師曾在八十三年赴美弘教前最後一次閉關期間,親自題署了一幅墨寶致贈維生首席:「隨我倒裝下凡,天涯海角,六十年來,人世滄桑,旋乾轉坤,行人之所不能行,言人之所不能言,為 天帝道統人間奠教基,為宇宙大道歷劫作先鋒。皇天無親,雲海恩深,一切惟有盡人道,順其自然,聽天安排為上。」字字句句透露出本師與首席的深厚因緣,以及本師對首席之殷殷致勗,切切期盼。

維生首席六十多年來跟隨本師東奔西走,跑遍大半個中國,除了坤元輔教外,當是人間最能明瞭本師堅苦卓絕弘教辦道的心境與歷程的第一人。

民國廿六年七月二日,抗戰軍興前五日,首席年方十二,即跟隨本師與坤元輔教歸隱華山白雲深處,隨侍父側,勤練天人交通,以其先天靈質,頓開天眼,於清虛玄壇中接示下一本本蘊藏天人大道至理的經典,古樸典雅、意理玄微,至今仍無人能出其右。這些天人至寶在本教復興初期,經本師一一奉獻為天帝教特定經典。至今首席仍是本教中唯一難得的侍光人才。

民國卅八年播遷來臺後,隨本師籌辦自立晚報,先後擔任採訪主任、副總編輯、總編輯。首席與本師經常為了報社內的政策方向等公事爭得面紅耳赤、聲嘶力竭,但一回到家,則立即跪於 父親大人膝下請罪,向父親俯承適才忤逆的不孝。

從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成立開始至帝教復興,首席不僅在教務上多所建言,尤其經常以其深諳各道學道法的博學鴻才,於學術領域上致力於海峽兩岸推展各宗教哲學間的研討及交流。

本師於八十三年十二月廿六日歸證金闕,本教頓失領導,首席毅然的承擔起代理首席使者的重任,兩年期間,「孜孜惕惕,兢兢業業,為教主竭志盡大忠,為帝教效力盡大孝。」領導樞機團根據本師定下的典章制度、立下的規範禮法,立道規、建制度,循序穩健地落實體制,凝聚眾智形成決策合議制,為本教各項教政多所貢獻。而人事公開化、教財透明化等決策,更傳承了本師正大光明的精神,讓本教在一片臺島宗教偏邪危機中,仍然經得起考驗,屹立不搖,一步一腳印、一鞭一血痕地將這個宇宙間最古老的宗教在人間傳揚至第十七個年頭。

雖在代理初期,首席經常對眾表態,自謙不足為人師、法師,只願為經師──為本教的經典傳承註解、為本師的昊天心法奉獻心力。然而首席的卓著貢獻天人共鑑,依本師手訂天帝教教綱,經公正客觀的天人遴選過程,成為本教天意人願一致推選的最高領導人--天帝教駐人間第二任首席使者。教主 上帝詔命御示,「駐在地球佈化,為本教作先鋒,開創人間教基,持續完成本教重返人間的使命」,首席將以堅定不移的信心與睿智帶領全教同奮完成本師世尊未竟的天命。

歷年經歷簡表

新聞工作:

  • 貴陽中央日報戰地通訊記者
  • 南京新中國日報上海特派員
  • 上海申報記者
  • 上海新夜報記者
  • 台北民族報記者、採訪副主任
  • 台灣中華日報記者
  • 自立晚報採訪主任、副總編輯、總編輯
  • 台灣新聞報主筆

教育工作:

  • 淡江大學專任教授三十年,專攻國際關係、政治戰略、大陸研究
  • 淡江大學出版部主任
  • 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所長
  • 東吳大學兼任教授
  • 文化大學兼任教授
  • 銘傳學院兼任教授
  • 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兼任教授
  • 三軍大學講座
  • 三軍大學戰爭學院兵學研究所、戰略研究所教授

社團工作:

  • 青年救國團籌備處第二組專員
  • 中國國民黨第十一次、第十二次、第十三次代表大會黨代表
  • 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青年工作會兼任委員、北區知識青年黨部委員
  • 文化工作會兼任委員
  • 三民主義大同盟籌備委員暨會務顧問
  • 中華戰略學會理事、常務理事
  • 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常務理事、理事長

其他經歷:

  • 上海市黨部宣傳處總幹事
  • 上海申報社秘書
  • 上海大夏大學校長秘書、書記
  • 曾經擔任七十三年、七十五年、七十七年考試院典試委員
  • 曾經獲行政院頒教育服務三十年一等服務獎章
  • 曾經獲蔣經國總統邀請參加民國六十九年第二次國家建設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