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將有更大變亂 早往蓬萊仙島

崑崙諸祖與雲龍至聖最初原本應允接世尊全家上崑崙山修煉,至民國三十四年春,幾經商量之後,告訴世尊說你另有使命,趕快下山,準備到蓬萊仙島去。隱約透露天機曰:「大數已定,中日戰爭了結之後,中國將有更大的變亂,天翻地覆,一切的一切都要大變。繼之而來恐將又有極大的外戰起來,我們的同胞死傷將為前所未有,世界繁華也將摧毀殆盡,慘不忍說。我輩將來都要參與救國救世,爾等應速祈禱 上帝化減劫運,早往蓬萊仙島。」不半年,日本投降,抗戰勝利,全家南歸到上海。

民國三十五年,世尊在上海曾邀集各大宗教領袖:佛教太虛大師、道教張恩溥天師、回教南京區浦教長等數十人,發起組織宗教大同盟,從事政治協商,奔走和平。一面探聽蓬萊仙島究在何方。

確保台灣復興基地 展開第二天命

民國三十六年夏間,雲龍至聖和淤馳道人到上海,面授機宜,並告知蓬萊仙島就是台灣寶島。是年冬天,世尊為準備舉家遷往蓬萊仙島之生活開支及籌措宏教經費,集資新台幣一百萬元,經人介紹投資福台公司。

民國三十七年,世尊親自到台北接管公司業務,方才發現該公司負債纍纍。雖經世尊苦心經營,掙扎年餘,終究無法挽救。只好犧牲血本,迅速處理資產,辦理結束。世尊因而告誡兒輩:「顧名思義,造福台灣,茲事體大,談何容易,豈能不有代價?何況這個破爛攤子,畢竟還是我們一家渡到蓬萊仙島的跳板,一切的一切,無形中早有安排,應三思之!」(天帝教復興簡史)

民國三十八年,大陸局勢惡化,「清劫階段」正式開始。世尊抱定與政府同存亡,五月一日全家搭乘上海到台灣的最後一艘船﹍中興號到達基隆。以天人教主身份展開第二個天命「為強調天命仍在蔣公,確保台灣基地、團結人心,積極復興中華民族而奮鬥」。

時勢預測 斷言天命仍在蔣公

是年夏秋之間,世尊鑑於政府撤退來台,蔣公尚未復職,中樞無主,人心動盪。當時台灣僅憑一道天塹,全無戰備,為了想堅強一般悲觀動搖份子的信心,為了想喚起八百萬軍民是與台灣共存亡的決心起見,世尊一片丹心,罔顧洩漏天機將遭受無形譴責的嚴重後果,以靜觀三天,寫下了「時事預測」,大意是:一、世運之轉變:美國最先採取援華之方式,將是軍事援我防守台灣。二、據點之轉變形勢。三、台灣之前途:台灣今後將為中國政治之最後歸宿,國際經濟重心,直至第三次世界大戰結束,台灣始終可以確保為中國之自由樂土,世界之桃源。四、天命仍在蔣公:蔣公一定仍能繼續領導確保台灣,復興民族。世尊說「所謂天命者,即是書經上之『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的意義,以現代語來說,就是順應時代的需要,合乎人心一致要求的解釋。」(復興先天天帝教緣起)

同年冬天,世尊告訴陳立夫等三位先生,儘速聯合黨國元老,擁護蔣公復職。「我告訴他們,到第二年(民國三十九年)正月十五蔣先生如果不復職,我們大家只有跳海。」(第十六講天命奮鬥與時代使命研究十一)蔣公果於民國三十九年三月一日,在台北復行視事。定台北為臨時首都。從此建立了政治民主經濟起飛的基礎,國家建設突飛猛進,人民生活日益自由安定繁榮,台灣成為自由世界的反共燈塔,光芒普照,足以證明天命之真實。

中國共產黨佔領大陸,中華民國政府撤退台灣之初,美國發表「白皮書」,聲明對中國的事情採取「洗手政策」。孰料,民國三十九年六月,北韓突侵犯南韓,爆發韓戰,美國對我政策立即轉變,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於是第七艦隊,第十三航空隊奉命協防台灣,美國軍援與顧問為我積極裝訓三軍。世局發展正與世尊前一年八月預測「世運之轉變」一節相符。

百日國際觀察

百日國際觀察

民國三十九年十一月四日,世尊又發表「百日國際觀察」:「一切環境與國際形勢的任何轉變,對中國均是有利,不必杞憂。只要吾人能妥善運用,把握時機,不但台灣可以確保,且可乘機充分準備,生聚教養,待時反攻。」事實證明,經過八二三砲戰,中美、中日斷交等變局,台灣在政治、經濟上受到極大衝擊,但都有驚無險,一一克服。

接辦自立晚報 致力言論報國

民國四十年九月,本師世尊接辦自立晚報,以在野之身,盡書生言論報國之責。由於財力有限,全家投入報社,師母擔任財務及稽核,四個兒子:維生首席、維公、維光、維剛等三位樞機及維生首席夫人賢寬擔任編輯採訪工作,形成新聞同業所稱的「李家班」,每天早出晚歸,工作十二小時以上,終於為報社立下基礎。

民國四十一年與四十二年內,自立晚報因不畏權勢,不怕說實話,愛國家、愛自由的正直作風,遭受兩次停刊的處分。世尊說:「從今以後,我背十字架,民營報紙不會再有任何一家停刊。」自立晚報為新聞自由付出了代價。胡適博士在民國四十年代返台的一次公開演講中,曾經提到自由中國兩位新聞自由鬥士李萬居、李玉階。(《胡適文存》)

民國四十二年五月二十日開始,世尊開闢「天聲人語」專欄,臧否時政,堅持新聞自由、政治民主。提出:「實現民主、爭取自由、光復大陸、重建中華」為言論報國的最高願望。「他的專欄形成了自立晚報獨特的風格。」(維公樞機《追念先父為台灣新聞自由的奉獻》)

自立晚報無黨無派啟事

自立晚報無黨無派啟事

民國四十七年,政府擬修改出版法,世尊以如此將對新聞自由莫大妨礙,乃聯合民營各報負責人堅決反對,並毅然犧牲四十年之國民黨黨齡,宣布脫黨。並在五月二日自立晚報報頭下方標示「無黨無派獨立經營」字樣。聲稱自此「決本無黨無派立場,在反共復國新聞崗位上,民主法治前面,繼續努力,為爭取憲法賦予人民基本自由而奮鬥。一息尚存,此志不渝,竭盡言責。」

世尊主張與維護新聞自由,並非主張漫無限制之新聞自由。民國五十年八月二十五日,結合王惕吾、洪炎秋、余夢燕等報業聞人,在陽明山第二次國事會談中,提出「新聞自律」之議。吳三連先生在《堅忍不拔,松柏長青》一文曾說:「玉階先生此舉,實系我新聞自律之濫觴,為我國新聞開拓另一新境界。」

民國五十五年冬,李家班全部退出自立晚報,還得自由之身,靜待天命。 民國五十七年應日本產業大學邀請,赴日講學暨考察日本宗教實際情況。並邀約各大學教授完成「新境界」日文版翻譯。

民國六十四年四月五日,先總統蔣公逝世。造成民眾信心的危機,世尊肯定宣示「天命仍在蔣公」。民國六十六年八月美國國務卿范錫訪問北平前,世尊應香港新聞天地社之請,撰寫「台灣前途絕對樂觀」:「台灣的前途,中興復國的重任,自然而然落在大忠大孝的蔣經國院長身上,天予人歸,天命仍在蔣公。」民國六十七年,依照憲法接任蔣公總統未滿任期的副總統嚴家淦副總統,謙沖為懷,於民國六十七年元月,自動讓賢。經國先生順利當選第六任總統。正符合上天原來的安排。

開始第三天命 闡揚宗教哲學思想

民國六十五年世尊自美探親考察回國後,認為美蘇對立日深,三期末劫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核子大戰迫在眉睫,唯有仰賴先天天帝教重來地球,應運復興,才能旋乾轉坤,拯救天下蒼生。

民國六十六年開始了世尊的第三個天命「為復興先天天帝教,化延核戰毀滅浩劫,拯救天下蒼生暨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而奮鬥」,世尊以天人教主的身份早早晚晚請求收回天人教主天命,哀求 上帝特准天帝教重來人間,搶救善良種子。同時鑑於世界進入太空時代,而與人類社會精神生活息息相關之宗教哲學思想,實有配合時代潮流,深入探討研究革新之必要,發起籌組「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

民國六十七年元月十五日,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成立於台北。世尊被推為理事長,訂定研究發展方案,並舉辦「宗教學術講座」。是年中秋,世尊為追懷劉太夫人生前養育劬勞,發願茹素,從茲謝絕世俗一般應酬。

世尊於民國六十八年四月,於淡江大學城區部中正紀念堂,主持宗教哲學第十次講座中主講「中國正宗靜坐」。從四十年前棲隱西嶽華山修煉談起,內容精闢,聽眾踴躍。要求世尊公開傳授「正宗靜坐」。當場報名者一百七十餘人,經甄選符合規定者十七人,於七月八日正式開課。開課前,世尊率學員隆重舉行皈宗 宇宙主宰玄穹高上帝儀式。

民國 68 年第一期正宗靜坐班結業合影

民國 68 年第一期正宗靜坐班結業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