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乾轉坤 化解歷史恩怨情結消弭民族子孫悲劇
開誠務實 先使台灣獲得保障召開兩岸黨派會議
在符合天意人願條件下 共建民主法治均富和平繁榮的現代化新中國

小平先生:

請允許我先做自我介紹,說明我的身份和立場。

我於公元一九0一年生於江蘇省吳縣(蘇州),就學於吳淞中國公學,參與一九一九年(民國八年)中國最早民眾運動「五四學運」上海學聯的總務部長,是五四學運在台灣碩果僅存的五個老人之一。

我是於民國八年五四學生運動後參加中國國民黨的老黨員,但在一九五八年(民國四十七年)五月二日為爭取新聞自由,正式登報宣告脫離國民黨,並於翌日起在自立晚報報頭下方標示以「無黨無派獨立經營」的身分主持台北自立晚報,從事書生報國達十五年。

我是一個 歷經內憂外患的中國知識份子
也是一個 關懷世界和國家的宗教徒

我是天帝教首任首席使者。天帝教是宇宙最古老的宗教,於十年前在台灣復興,公開傳播。當年策源於華山,我曾經於一九三七年(民國二十六年)七七抗戰前五天,挈眷歸隱西嶽華山大上方,靜中參悟宇宙境界,祈禱抗戰最後勝利,歷經八年而不懈。

先生可以理解:我是一個歷經憂患,自始窮究天人之學的中國傳統知識份子。我熱愛中華民族文化的真諦,我希望中國富強、和平、統一。我更祈禱中國人能生活在自由、民主、繁榮、無虞匱乏、無須恐懼的自己國家,並有尊嚴屹立於國際社會中,不為時代朝流所淹滅。

我以書生報國的積極作為,在台灣辦報時期主張:一、新聞自由是人權的基本。二:解除一切對學術思想及言論自由的限制。三 、促使強大在野力量的團結,以發揮監督制衡的功用,符合民主政治之常軌。四、起用非常之人才,以應非常之變局。

我是一個與世無爭的宗教徒和「有神論」者,但我關懷世界、關懷社會、關懷時代、關懷同胞。我認為當前人類最大的苦難根源,是出自于「恨」而沒有「愛」。所以我服膺天帝教的中心思想就是中華文化的仁愛思想與王道精神為根本,呼籲世人急起從根自救,擴大人類生存合作之思想領域,怯除侵略鬥爭之兇暴心理,邁向「精神重建,道德重整」,並以宗教大同、世界大同、聖凡平等、天人大同為終極目標,以向自己奮鬥、向大自然奮鬥、向天奮鬥為修持的行動綱領,且以科學的方法去驗證傳統的宗教經驗。

所以我一貫主張:

─讓一切有神論者,徹悟門戶畛域的褊挾,歸向大同,而非自大自私。
─讓一切大同論者,徹悟平等自由的精神道德,歸向互愛互助,而非仇恨鬥爭。

觀照今天世界人類共同面臨著生活與生存的危機,其解救之道惟有揚棄暴力與私見,共同打開共生、共存、共進化的大門,邁向和平、繁榮、積極建設的康莊大道。因此,宗教徒與共產黨人固是道不同,但面對人類進化的共同期望卻是一致的,就當前急務而言。那就是中止人類流血戰爭的「破」,積極進行增進人類福祉的「立」。

九十年代為中國關鍵年代 和平統一是天心民意所歸

因此,我以一個九十一歲的中國傳統知識份子與一個有神論的宗教徒的身份和立場,提出一些海峽兩岸中國人共同關心的問題與願望,備供先生面對中國歷史承轉時期的參考。

許多有識之士和我一樣,確信:公元紀九十年代,即民國開國八十年代,是吾們中華民族炎黃子孫積極促成中國真正和平統一的關鍵年代 。四十年來,雖然台灣海峽兩岸中國人分裂為兩個不同的政治體制,但是事實上,全體中國人從未動搖渴望復歸統一的信念,這是血濃於水之天性使然,也是中華民族四千餘年來歷朝治亂興衰分久必合的必經過程。中國一部二十五史,除了周文王百里而王天下,乃有七百餘年的王朝外,為什麼以後還沒一個長治久安的政權出現,不但中國如此,世界歷史上亦如是,這種時代人心的變遷,很值得執政者深入研究,知所警惕。就中國傳統文化言,這與「天命論」有關,而宗教上所謂的天命,即是民意,也是中國經書上的「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的意義,以現代語來說,就是順應時代的需要,合乎人心一致的要求,凡能順民之欲,即可獲得人民的愛戴,凡得人民之愛戴者即為有德之人,可以承受天命,必得其位,必享大壽,因之,天心即是民心,天意即民意,「民之所欲,天必從之」。

四十年實驗 三民主義優于共產主義
以開闊心胸 開放黨禁多黨和平競爭

事實告訴我們,四十年來,海峽兩岸從同一時間起步,大陸實驗共產主義,台灣在一個貧窮落後資源極為缺乏的小島試驗三民主義。經過事實的證驗,三民主義建設台灣 ,順民之所欲,發展經濟,居然出現奇蹟。大陸卻默認實行共產主義失敗,大勢所趨乃有中共七中全會去年十二月三十日發表公報,今後十年為十一億以上之人民生活,不得不放棄共產主義修正路線,堅定不移地推進改革開放,走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豈不與中國國民黨的三民主義有其異曲同工之妙?何況一九三七年(民國二十六年)九月,中共曾公開宣言:「願為實行三民主義而奮鬥。」

歷史也告訴吾們,天意安排,由于中國傑出的政治家中國國民黨創黨人孫中山先生當年的「容共」雅量,與後來蔣介石委員長安頓共軍在延安休息,以待參與對日抗戰;而造成天發殺機,致使中國共產黨得能有以無產階級專政的理論,在中國大陸試驗共產主義的機會。但是,氣運在變,時代在變,今天天上人間,也同樣望中共大老們,在先生領導下,為中華民族前途與中國十一億以上包括台灣兩千萬同胞命運著想,發揮中華文化的王道精神,大家忘卻國共兩黨以往的歷史仇恨,以開闊的心胸,於去年夏間,台灣宣告戡亂時期終止後,中共立即善意回應,放棄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開放黨禁,容許多政黨公開活動,和平競爭,這才是兩岸關係真正化除敵意,走上和平統一的起步。

台灣是天心所鍾的一片樂土
亦是中華復興最重大之資產

先生得天獨厚,飽經憂患,在文化大革命時期,得能出死入生,應時代需要,為各方擁戴,順民之欲,經過十年積極經濟改革,大陸人民生活已有相當程度的提升,當然與台灣人民生活水準比較尚有一段漫長的距離,且需台灣資金、台灣企業人才與台灣經濟發展經驗,予以支援,合力開發經營,所以台灣現狀的存在與發展,對大陸十一億以上同胞,絕對有利而無害。

台灣為天心所鍾,自開羅會議決定於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本把台灣寶島歸還中國,留作一方淨土,當公元一九四九年(民國三十八年)春夏之交,國民政府輾轉播遷台灣,本人亦攜眷渡海來台,並發表時勢預測,以肯定語氣強調:

第一:「台灣前途絕對樂觀,直至第三次世界大戰結束,台灣始終可確保為中國之自由樂土與世界之桃源」。回想當時國際的混沌,台灣情勢的危急,誰能逆料第二年公元一九五0年(民國三十九年)春夏之交,韓戰爆發,天命毛澤東出兵「抗美援朝」,美國於一夕之間改變對台灣政策決定軍援台灣,並簽定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扭轉整個情勢,確保台灣地位。

第二:「台灣今將為國際經濟重心」。以一個資源貧乏的小島,四十年來,政府與人民同心合德經之營之,自助天助,今天台灣的經濟繁榮不但成為世界經濟大國,為國際矚目的重心,且累積財富在外匯存底上已逾七百億美金,成為世界第二、第三最富裕的國家。

第三:「天命仍在蔣公,一定能繼續領導,確保台灣」。天佑台灣,先總統蔣公由復行視事而當選連任五屆總統,建立了政治民主,經濟起飛的基礎,國家建設之突飛猛進,和台灣之自由安定繁榮,事實呈現於世人眼前,希望以此成果能與大陸同胞共享。

吾們希望在先生領導下,保障私有財產,才能發展私有經濟,建立起市場經濟與計劃經濟混合體制,才能使大陸同胞生活,由溫飽而逐漸小康富裕,尤其世界冷戰結束之後,世界多元化趨勢日益明顯,若干區域性經濟組合,勢將積極興起,若無大陸與台灣之合力發展,勢必遠落人後,將無法立足於太平洋之濱,非但無法與世界潮流配合,且將使全球中國人淪為世界之負債,而非資產。

排除動武消弭劫難避免兩敗俱傷
認清環境化除敵意共謀和平統一

以歷史眼光來看,本世紀世界上最重大的事件,由於人性的甦醒,人類結束了共產主義的實驗,東歐已變,蘇聯在變。台海兩岸同胞血濃於水,骨肉相連,休戚相關,雖然分隔了四十年,但必然會很快合流,而且決不是因戰爭後的血水合流,因為兩岸實驗兩個不同的體制,經過四十年的事實已經得到證明,三民主義是比較適合中國人的溫合社會主義,兩岸當政者都應認清時代環境,化除敵意,亟謀和平統一,何況有東德、西德去年突然合併統一的模式,德國能,為何我中國不能?

中共希望以「一國兩制」模式構想對台灣和平統一,又一再表示不排除武力,威逼台灣和談,我以一個九十一歲橫跨兩個時代和四十年來與台灣共存亡的客觀公正立場,深感這一構想實非徹底解決兩岸統一和平之道。要知由中山先生建立的中華民國是一個八十年歷史的政治實體,是一個舉世公認的現代化國家,八十年前推翻帝制,建立民國以來,掃除軍閥統一國家,抵抗日本侵略,收回台澎等失地,廢除強橫加百年之久的不平等條約,這些舉世咸知的光輝歷史事實,姑且不論,即以最近四十餘年來,在台澎金馬群島的危疑困頓中,推進現代化建設,贏得國際尊敬,心心念念,求民族之復興,而且有主義、有文化、有經濟、有財富、有國防,有受人尊重的國際人格尊嚴。所創經濟奇蹟與政治奇蹟,或有美中不足的缺憾,究已為眾多開發中國家提供成功模式和經驗,當為世人所樂見樂聞,其自愛愛人,自助助人之精神,絕非空言。台灣既有良好的制度與成就,相信島上兩千萬同胞絕對會反抗中共對台灣的和平兼併或武力侵犯,尤不願屈從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國兩制」下之特區。如果中共對台真要用武,全島人民必然寧為玉碎,縱然主張「台灣獨立」的同胞,也會合力迎戰自衛鄉土,與海島共存亡,最後勢必兩敗俱傷,由于手足自相殘殺,造成整個中華民族一場大劫數、大災難、大悲劇,迫使中國苦難同胞將無法立足于國際社會。先生是一位具有大智慧的政治家,自不能容許這一大劫數、大災難、大悲劇的發生。

先生以超然立場放棄 意識型態堅持
做出驚天動地大事業 開創光明新局

先生為中共大家長,必存國家民族,超然於權勢名位之外,故能為老、中、青三代所推崇,無形中指導全黨,實為中外古今歷史上不可多得之人傑,正可做出一番驚天動地轟轟烈烈之空前的大事業來,深願天佑先生承受天命,在九十歲前旋乾轉坤,儘速促進對兩岸和平統一問題善意回應,採取主動,說服有發言權的幾位較為保守老一輩同志,應為民族前途及十一億以上同胞前途,以及為中共領導階層子子孫孫打算,必須拋棄成見,化解過去歷史恩怨情結,迅速恢復國共雙方歷史感情,放下意識形態的堅持,以有利於兩岸同胞的實務為基礎,為人民福祉、民族前途及國家統一設想,首由雙方結合其他各黨派開誠會談,先使台灣兩千萬人民權益與安全獲得充份保障,再由兩邊政府代表協商統一時間程序,在合情合理的條件下,參考德國經驗,重新制訂新憲法,重立新國號,共建一個民主、法治、均富、和平、繁榮,合乎天意人願的現代化新中國,達成黃冑一統,開創未來光明新局面,迎接即將來到的中國人的二十一世紀,民族幸甚!國家幸甚!世界幸甚!

專函奉達,順祝
健康如意

九十一歲涵靜老人 李玉階
一九九一年民國八十年元月十五日于台北

涵靜老人致鄧小平先生的兩封信